当法医17年,什么样的血腥现场都见过!

破解“尸语”密码,让尸体“开口说话”!

为逝者代言,为生者谋权

人命自古大如天

释“尸语”密码,开虚拟解剖

“当代宋慈”破疑案

2005年5月,电视剧《大宋提刑官》在全国热播,该剧根据南宋著名法医学家宋慈的《洗冤集录》改编,讲述了宋慈入仕后解决疑案难案的故事。剧集一开篇,就是所有观众都忘不了的场景——身着一身白衣的宋慈站在棺前,举着父亲留下的验尸记录,坚定地说出了贯穿全文的主旨句“人命大如天”。

也正是这句话,深深地影响了一位刚刚入职法医岗位的26岁的年轻人!“喜欢追这部剧,就想当个像宋慈那样正直、专业的法医。”他就是聊城市公安局法医刘哲。

“为逝者言,为生者权” 是初心也是使命

200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的刘哲,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大学毕业后,和多数医学生一样,他来到了到聊城市人民医院工作。还没在医院的岗位上“站稳脚跟”,2004年,聊城市公安局招收法医公务员,对警察职业心生羡慕的刘哲报考后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从此开启了特殊的法医职业生涯。

刘哲(左)和同事正在进行解剖

穿上心仪的警服,当上梦想中的法医,刘哲当时还真是挺兴奋的。可正式入职法医工作后,现实的工作却让他始料不及。出现场、做物检、出报告……腐臭的尸体旁边、寂静的解剖台上,哪怕是这个医学高材生心里也暗生恐惧。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法医工作吗?

“当法医17年,什么样的血腥现场都见过。”刘哲直言,在大学期间,他就接触了解剖。不过,从事法医职业后在现场解剖尸体与在学校里解剖经福尔马林浸泡过的尸体可是千差万别。

2004年,刘哲入警上班经历的第一例案子是聊城市东阿县一个村庄里一对母女被人杀害。当时现场两具尸体躺在床上,被切颈部,现场喷溅的血迹惨不忍睹。“这种情景印到我脑海里,一辈子也不会忘,对心灵的冲击太大了,当时形成的不适感很长时间才消失。”刘哲说。

解剖高腐尸体 在蛛丝马迹中寻真相

夏天是法医最不愿过的季节!因为在夏天解剖完一具尸体后,不但身上汗流浃背,就连橡胶手套里都能淌出汗水来。然而,这种情况对刘哲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这不算什么,法医最怕的是尸体的腐臭味。夏天,法医解剖落水等高腐尸体时,戴着防毒面具仍能闻到腐臭味,那种钻脑子的味道让人终生难忘。”

七年前的一个夏天,刘哲解剖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当时,聊城市东昌府区西部一个村庄里,一名中年妇女失踪10天,家人报警。接警后,办案民警经过努力,终于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在审讯过程中,嫌疑人交代他杀人后将尸体埋到自家院子里。法医赶到掩埋地点时,尸体已经埋了18天。快要挖出尸体时,院子里弥漫着让人窒息的腐臭味。“以后,你们给多少钱,俺也不干这活!”协助挖尸体的村民被熏得一个劲儿地抱怨。

尸体被挖出来后,已经高度腐败,尸体皮肤一碰就烂,死者的面部比正常状态下要大三到五倍。将尸体运到解剖室进行解剖时,刺鼻的气味让刘哲几次想吐。强忍着腐臭味,刘哲解剖后发现尸体舌骨骨折,判定受害者是被扼颈致死,这与犯罪嫌疑人的口供相吻合。

破解“尸语”密码 助力破案300余起

“为逝者言,为生者权”是法医肩上沉甸甸的职责。刘哲坦言,法医工作有两大块:一是损伤程度鉴定,比如打架斗殴,派出所或刑警队委托法医做损伤程度鉴定;二是对非正常死亡的尸体,确定其死亡原因,进而分析其致伤和死亡方式。这实际就是破解“尸语”密码,让尸体“开口说话”,这是法医工作的一个难点,也恰恰是法医的价值所在。

17年来,刘哲经手解剖了1500余具尸体,其中,分析定性提供鉴定证据进而破获的案件达300余起。十几年前,临清市一名女子在一条胡同内遇害,现场留有大片血迹,另有一行滴落的血迹。在外行人眼中这可能没有什么分别,可这些细微的蛛丝马迹却逃不过法医刘哲的“火眼金睛”:“其中一滴血与其他不同。”

刘哲现场提取了这滴血的样本,回到单位进行化验,结果证明他的怀疑是对的。这滴血的确不是死者的,而是来自一名男子。正是以这滴血为证据,再结合其他办案手段,最终案件告破。原来,凶手抢劫用刀捅伤受害者时,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小手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滴到地上的这滴血成为破案的关键。

虚拟解剖项目 在全省开创先河

刘哲(左)在案件现场验尸

“若通过CT能了解到尸体内脏的损伤情况,并且这种损伤情况足以致人死亡,法医就不对尸体进行解剖了。”谈及他主导的虚拟解剖项目,刘哲说,所谓虚拟解剖,就是利用CT为尸体扫描。其实本质就是通过影像学诊断,来弥补传统的解剖方式的不足,进而发现难以发现的损伤。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死者家属不愿解剖亲人的愿望,体现了人性化执法,同时,助推了智慧警务,提高了工作效率。这在证据上是一个新的突破,也是一个新证据的运用。如今,虚拟解剖成为法医界发展的一大趋势。

2020年9月24日,刘哲团队正式运行虚拟解剖项目,在全省首开虚拟解剖的先河,他们成为全国公安系统中继北京、石家庄后第三家成功掌握此项技术的团队。截至目前,团队已经完成400多例虚拟解剖,其中,出具能用于证据的鉴定书达100余份。2020年,全省公安机关虚拟解剖现场会在聊城召开,现场会上,刘哲介绍了聊城开展虚拟解剖的情况,省公安厅转发了聊城经验,并在全省推广,随即,公安部在全国公安系统转发并推广了聊城经验。

“现在,聊城的虚拟解剖已经发展到第二代,用体外泵代替心脏,给尸体做造影,这样解决了通过解剖难以发现的一些血管破裂的问题。”刘哲说,截至目前,他带领团队用试剂造影虚拟解剖了20余具尸体。

由于业务能力突出,2021年10月15日,刘哲作为聊城法医的代表前去参加全省刑事技术大比武,并夺得全省第一名。刘哲还入选到全省刑事技术青年人才库和全国刑事技术青年人才库,成为山东省医学会法医病理学会委员,他主导的虚拟解剖科研项目入选公安部第一届“双十计划”(十大科研攻关项目和十大科研推广项目)并顺利结题。刘哲还荣获个人三等功一次、嘉奖多次,多次获评优秀公务员。

四川内江“80后”女法医王艳:当好死者与生者间的“翻译官”

封面新闻记者 贾娇

11月9日,在四川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内,女警官王艳身穿白大褂,一遍遍观察着从犯罪现场找回的东西,仔细记录每次观察结果,并作出科学分析和总结报告。

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甜美的女警官,很难想象,竟然是一个常年奔走案发现场,跟遗体打交道的法医。

王艳的工作既没有惊心动魄的抓捕过程,更没有真枪实弹、短兵相接的惊险。于她而言,每一起案件的侦破过程,更像是一次与“死神”的“对话”。

心中有正义 永不落幕的法医梦

初中时,王艳喜欢看港剧《鉴证实录》,剧中女主角漂亮、干练、缜密的法医形象,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受电视剧的影响,对法医这个职业非常崇拜。”2004年,王艳毅然报考了川北医学院的法医专业,“当时很单纯,真正从业之后才意识到法医远不是电视剧所描绘的那样。”

王艳说,第一次“出现场”,是一个交通事故现场,死者在公路上被多辆汽车辗轧,整个遗体面目全非。王艳到达现场后一看,忍不住哇哇直吐。

“虽然在大学里接触过尸体,但那毕竟是人体标本,做尸体解剖时有老师指导,同学在场,心中没有恐惧感。”王艳说。

即便多次经历这样让人难以接受的工作场景,但王艳的法医梦毅然坚定。

2010年3月,王艳通过严格考试,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在基层派出所历练后,2012年上半年,王艳被调往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正式成为了一名法医,用自己的青春年华,守护着一方平安。

坚守初心 当好死者与生者间的“翻译官”

王艳常年在解剖台和亡灵对话,在显微镜下分析死因,在DNA中探寻案件谜团。她不仅要勘查命案现场、开展伤情鉴定,还要去盗窃案现场收集物证,有时一天甚至要出10多个现场。

2014年,一起无头女尸案轰动一时。为了查明死者身份,王艳运用耻骨联合面推断年龄,经过细致、严谨地一次次对照公式反复计算,推断出的年龄和死者实际年龄相差仅半岁。这看似不起眼的半岁,却在极大程度上为筛查死者身份缩小了范围,为尽快抓获真凶赢得了先机,使案侦工作峰回路转。

案件成功侦破后,中央电视台12频道《天网》栏目等主流媒体相继报道了王艳的事迹,引起强烈反响,她被誉为“最美女法医”。

2018年春节,在处置沱江河中一具溺水死亡白骨化的尸体时,王艳亲手将遗骨整理好装入袋中,从泥沙中提取到一枚耳环,并由此锁定了死者。当多方找寻无果的死者家属辨认出耳环,并目睹王艳为逝者所做的一切时,感动不已,连连致谢……

在王艳出具的上千份鉴定结论报告中,总是把死亡原因、鉴定结论中的专业术语“翻译”得通俗易懂,让逝者家属得以释怀。她把人文关怀融入到尸体处置的每一个环节,不仅让逝者“体面”回家,更让生者从她的工作中得到慰藉。

王艳说,法医工作是一项需要不断学习的职业,自己仍将不断加强对新技术的学习,用专业技能为“替死者言,为生者权”。

(图由四川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女法医从警23年验尸300余具:为死者伸冤 让生者释然

中新网忻州12月3日电 题:女法医从警23年验尸300余具:为死者伸冤 让生者释然

记者 李庭耀

“还原案件真相,破解死亡密码,为死者伸冤,让生者释然。”从警23年,王桂梅检验尸体300余具、活体检验1980人次、勘查现场1500余个、提取痕迹物证1300余份,让一个个现场“复活”、一份份证物“发声”,从法医领域“门外汉”成为“行家里手”。

王桂梅今年46岁,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长。从小就有警察梦的她在大学毕业后通过招考进入公安队伍,从一名临床医学生成为一名法医。

刑事技术工作艰苦繁重,基层公安中男民警多、女民警少,女法医更是稀少。王桂梅不信这个“邪”,守着“为逝者言,为生者权”的职业信仰,一干就是20多年,无论是现场勘查,还是物证检验与保管,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23年来,王桂梅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35名。 忻州市公安局供图

2005年5月16日,静乐县康家会镇石河村发生一起命案,被害人张某被杀死在自己家中,死者丈夫李某不知去向,儿女既不报案,也不提供父亲的行踪去向。尽管案情似乎较为明朗,但死者儿女的不配合让案件侦破一时陷入僵局。为了找到有力证据,王桂梅顶着异味,面对惨不忍睹的现场,只身一人用3个多小时进行了尸体解剖检验,查明死因,为案件侦破找到关键证据。3天后,在证据面前,李某交待了自己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

2016年6月20日,静乐县康家会镇康家会村的王某失踪103天,王桂梅接到指令后带领技术中队全体民警赶赴现场。王某的妻子常某一口认定其丈夫于3月7日外出打工,还经常与孩子们有微信往来。王桂梅和同事对王某的住房和院子进行勘查,她在王某家正房背后发现一处异样的土层。当挖开土层,失踪3个多月的王某的尸体重见天日。面对铁证,犯罪嫌疑人常某才交待其杀死丈夫,将尸体埋藏在自家房背后地窖的犯罪事实。

今年2月9日12时许,静乐县神峪乡东大树村80多岁的段某被人砍死在家中。当时已是农历腊月二十八,王桂梅经过勘查,首先确定此现场为移尸现场。经过连续现场勘查、比对分析,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袁某。32小时后,警方将正准备乘火车从山西省太原市逃跑的袁某抓获。

23年来,王桂梅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35名,侦破20年以上命案积案2起,由她参与、起关键作用的大案要案有145起。在公安部“团圆行动”中,王桂梅赴四川、云南、贵州、陕西等地,找回失踪人员5名。(完)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探访长沙法医:从死者身上探寻“无言真相”

【探访长沙法医:从死者身上探寻“无言真相”】8月19日是中国医师节,在长沙警营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既是手握柳叶刀探尸辨案的“医师”,又是身穿警服寻找真相的警察。他们是鲜为大众所熟知的法医。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法医室主任孙佳胜是其中之一,他和同事时常顶着浓烈尸臭味查找蛛丝马迹,从“无言”的死者身上探寻真相,让正义得以伸张;他们曾将一条裤子分出1000多个取样位点,最终在其中一处提取出基因型,让10多年积案的犯罪嫌疑人落网;他们曾通过几滴血让两起命案得以在12小时内快速侦破。热播剧《扫黑风暴》导演、编剧等人还曾专门围绕法医相关剧情设定及道具情况,向他和同事“请教”。

来源: 长沙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