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中毒了!”浙江一法医验尸时吸入大量不明气体,被强制送医抢救!

来源: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

1月24日夜晚9时,黄瑞润还没回家,妻子望着桌上已经没有热气的晚饭,心里有一丝不安。

“前一天晚上他刚刚值过班,难道今晚又要值班?”她喃喃道。此时,妹妹打进电话告诉她,姐夫中毒了,她才终于忍不住打出了那个在电话里输入却没拨出的号码。

“没,没事,我在加班呢。”电话那头,丈夫说话语气有故意强调的成分,妻子意识到出了事。

“又中毒了!”浙江一法医验尸时吸入大量不明气体,被强制送医抢救!

“又中毒了”

1月24日下午4时24分许,温州瑞安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中心法医民警黄瑞润接到警情:莘塍街道华表村某出租房顶楼有人倒在家中无反应,民警到现场后发现人已死亡,需要法医。

“又中毒了!”浙江一法医验尸时吸入大量不明气体,被强制送医抢救!

黄瑞润立即赶去,此时他已连续工作了32个小时。

戴好口罩、手套等,黄瑞润与同事刘逸俊进入现场。这是一间仅十平方米的出租房。一男性死者正躺在正中间地上,桌上摆放着一封遗书和装着未知透明液体的不锈钢碗,房内弥漫着浓烈刺鼻的不明气体。

“又中毒了!”浙江一法医验尸时吸入大量不明气体,被强制送医抢救!

黄瑞润和刘逸俊靠近闻了一下碗中的液体,判断可能就是致死的“毒药水”,便取样固定证据。

两人是老搭档,刘逸俊负责勘查现场物品、活动痕迹,由于房内空气密闭,取证结束后他便出去了。

黄瑞润负责勘验尸体,他剪开死者的衣物,从毛发到指甲,从眼睛瞳孔到口舌牙齿,从头到脚,细致勘查。

等工作完成后坐回警车时,他感到胸闷、头晕想吐,还在法医工作群里自嘲说“又中毒了”。在他看来,对法医工作来说,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

“又中毒了!”浙江一法医验尸时吸入大量不明气体,被强制送医抢救!

5时30分,黄瑞润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被强制送去医院就医

“中毒”的事情被领导获悉后,黄瑞润被“强制”送去医院就医。

“医生问他吸进了什么气体,我们都答不上来,只能先去验血、做CT,如果盲目用药,后果会更加严重。” 瑞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徐建设刚刚出差回来,闻讯后直接赶到医院。

在医院里,黄瑞润抽完血,正准备去拍CT时,突然呼吸急促,面部发麻,嘴巴大张,眼神发直,口水和眼泪都止不住地流,四肢僵硬不能动弹。

陪在身边的同事都被吓得惊慌失措。徐建设背起黄瑞润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前跑,四下寻找急救室。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抢救,黄瑞润的症状得到了缓解。

当晚9时许,妻子得知黄瑞润“中毒”,打来电话询问。为了不让她担心,他说自己还在单位值班,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但“谎言”被妻子识破。妻子赶到医院,看到戴着氧气罩和贴着各类检测生命体征仪器的黄瑞润,泪如雨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啊!”

当晚,一直发低烧的黄瑞润被转入重症观察室。

一同出警的刘逸俊也出现了轻微嘴唇发麻的“中毒”症状。

1月27日中午,脱离危险转入普通病房的黄瑞润,因为呼吸道受损,发音艰难。

徐建设说,黄瑞润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专业,是瑞安市公安局第一个法医科班毕业的法医。

“他基本功非常扎实,涉猎极广,外号‘黄略懂’。局里的大案要案,他都主动担当,‘我来吧,我来吧,我先去吧’,总是挂在他的嘴边。2007年瑞安塘下分尸案侦办中,他对关键问题作出准确判断,在案件的侦破中发挥了突出作用,荣立了个人三等功。”

目前,黄瑞润的身体状况渐渐好转,但仍需要在医院观察治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