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当很多人被问及梦想的时候,答案无外乎有警察、航天员、科学家,那么有没有人想成为法医呢?作为刑侦界的“扫地僧”,法医一向以神秘文明,像游走于黑夜中的黑衣人,查案于无形,他们擅长从尸体的身上发现细节和证据,把尸体成为“沉默的证人”为警察提供死者的死亡时间和死因,而且待遇极好,比肩公务员。那么在古代是否也有这样一类人呢?

当然是有的,古代的法医叫做“仵作”。随着《大唐女法医》的热播,古代法医逐渐成为热门的话题,另类的行侠仗义方式,丰富的经验和知识,收割了一波又一波粉丝,那么古代的法医,既是“仵作”与当今的法医是不是有着一样的地位呢?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很可惜,古代的“仵作”,地位极低

古代的“仵作”亦或者称为“行人”虽然参与官府的查案,但是是被当做差役一般的手艺人使用,在清朝以前都不享受国家俸禄,而且地位与匠籍下的匠人差不多,所以虽然他们确实是法医的前身,但是地位和待遇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相反还因为常年与尸体打交道被认为是下三等的职业。

如果你是在五代和宋朝成为了一名仵作,首先官府会安排你和家人的住所,然后再命令你协助办案,有时候会让你去监察别人的坟墓是否有问题,还有的时候把你当做一般的入殓师送人下葬,忙完之后就会让你走,等到官府有需要又会召见,这就证明了“仵作”在宋朝以前都是地位比较低的人,并不是衙门中的人。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那么他们是怎样验尸的呢?

有一段记载:“仵作”许大是方圆百里有名的仵作,有一天一个商人窦又桂因为痴迷赌博,欠下巨款被债主逼得上吊自杀,官府接到报案后赶紧把许大请到了官府中。许大跟随官府的人来到窦家,他先观察了死亡地点是否符合正常的上吊,然后将尸体从悬挂的绳子上抱了下来,脱掉它的衣服,拿着尺子量尸体

转而向衙门官员禀报说“此人确实是已死的窦又桂,享年十九岁,身长四寸七尺,……,面色发紫,舌头半露,脖子下有与麻绳符合的勒痕,十指血淤,两腿伸长,背上有主板打击后的淤青,初步认定为受仗后上吊而死”,然后官员填写尸格,这就结束了一次仵作的验尸。

从中不难看出,仵作还是经验丰富老道,但是没有现代法医解剖验尸来的精妙。

仵作的产生是伴随着司法进步而产生。“仵作”作为一个专业的名词,只有在唐朝才被确立为专门协助官府检查尸体的手艺人,宋朝时期由于经济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逐渐增多,官府断案的能力受到紧逼,才给了仵作发展的机会。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唐朝以前,帮助官府检查尸体和协助办案的叫做“令吏”,只能是搬运尸体、穿衣服脱衣服、测量尸体、绘制案发现场等体力劳动,这种“令吏”其实是非常低贱的身份,在某些古典中把他们称为“隶臣”“隶妾”。

最早出现记载的是在春秋战国时期,他们实质就是官府的奴隶,每天与尸体打交道,这个与现代的公务员身份和地位可是远远搭不上关系,相反低贱的,一直到唐朝,还保持着奴隶的身份。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隶”脱离了奴籍之后就会将手艺传给下一代,下一代不是奴籍,那么就会被当做一般的匠人看待。官府对他们的频繁召见,于是他们就取代了“隶”的作用,成为新时代的验尸官。

唐朝随着司法的进步,需要更加专门的人来帮助尸体,于是就给他们冠以统一的标签,称之为“仵作”,并且对于他们有详细的要求,首先专业知识要过硬,能够分辨出“尸体”是真死还是假死,其次还要检验处因为什么而死,如果勘察的不够严格或者有意隐瞒是要到很重的处罚,比如说故意诬陷罪、渎职罪,运气不好可能要打入死牢,所以,这些仵作基本上都是政府的好帮手,只不过没有正式的编制,也领不到俸禄,只有一些补贴。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到了宋朝,经济发展,矛盾加重,官府的判案能力必须与时俱进地有所进步,所以也就愈发的重视起仵作的作用,刑事案件的激增给了仵作一显身手的好机会,而且待遇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以宋朝的法律来讲,在这个时候你去当仵作,无疑是苦尽甘来,首先,你的地位是可以和县尉州司理参军相提并论,有了名声和地位,自然财源也滚滚来,但是工作压力也得到了提升,你必须要接受衙门的委托,并且没有借口可以推诿,而且在四个小就必须要带好家伙到达案发现场,关于检验还有时间限制,一必须在一天内将结果呈报到上司哪里,结果上要签上你自己的名字,因为最后如果不符合事实是要追究到个人的。最严格的是,仵作和复检官之间不能有交集,就是为了防止串通的现象。

严格的仵作制度使得宋朝的司法能力大大提升,也给拥有高超鉴别能力的仵作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那么元朝之后是不是就更好了呢?答案是肯定的。

元朝时期的仵作和宋朝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一样要保证书和签名,但是已经有了职业化的趋向,基本上算是官府承认的一种有地位的特别手艺人,到了清朝以后,仵作终于成为了一种专业的职业,雍正年间,仵作成为各级衙门必须设立的职务,开始正式进入公务系统,不过还是与“役”脱不了关系,算是变相的服役了吧。

在清朝做“仵作”可以算是扬眉吐气了,首先你可以享受原本是皂隶的工食,这也就是你的俸禄,你在也不用去赚外块,家里人也不用挨饿和遭受白眼,而且你身边也开始有了跟班,越来越像官老爷,一个月还可以领薪水,标准是一个月一两银子,三年表现得好涨工资到二两,而清朝时期,白银一两够一家普通的人不愁吃整整半年,你说你是不是光宗耀祖了呢?

虽然,仵作在清朝确实地位有所提升,但是也有限,领取的俸禄不过是衙门最低一级的皂隶的薪资,也就是吃不饱饿不死的状态,而且对于古人来说,人死为大,仵作专门验尸,所以说仵作在常人眼中就是一天到晚干缺德事儿的玩意儿

娶不娶得到老婆都是两说的事儿,而且上层建筑也对你有歧视,规定仵作的子孙三代不准参加科举考试,这不就是断人的后路吗?子孙为了不饿死也只能做仵作,那么不就世世代代都难以翻身?所以啊,古代的仵作哪有现在的法医那么好啊,简直就是下三等中的下三等,社会鄙视链的最低端。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为何仵作难以兴盛

仵作这种职业,兴起于唐宋,巅峰于明清。但是,究其所有的经历我们都难以发现它受到重视的例子,这都是因为古代人对于“验尸”的歧视。在古人心目中,即使尸体有异样,也想先安,让人随意检查尸体,脱穿尸体衣物,不仅仅在羞辱尸体,还是在羞辱生人,这些都是制约古代司法进步和仵作发展的障碍,这也就决定了仵作,是一项非常难的工作,一般都是子承父业,很少有人专门去学这种东西。

还有,仵作他们的生活其实十分的艰难,或许有人会说,已经吃起了公家饭怎么还艰难?没错,确实吃了公家饭,但是这公家饭也讲绩效,死人不是天天死的吧,所以仵作的生活顶多就是发生一案吃一次好的,平时里还要去从事丧葬业,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可谓是生活艰难,所以有些仵作为了自己能够赚更多的外快,相互之间就开始了垄断竞争,划定地盘。为此,官府还专门出台法律来规定“丧葬都由主人家决定,要谁不要谁都是主人家的意愿,不能够恶意竞争,如果违反,罚俸禄两个月,打一百杖”。可见,仵作的生活困难已经窘迫如此。

总而言之,仵作的地位在整个中国古代都不是让人满意的处境,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歧视和被欺负的,只有一些被逼无奈的人才会选择仵作这条处理,不像现在一样削尖了脑袋都要为了那公务员的身份去做法医,但是你要说少了仵作还真不行,毕竟在漫长的中国古代史中,他们发挥了不少至关重要的作用,推动着司法的进步。

《大唐女法医》的女法医风光无限,古代的法医也是如此吗?

总结:

综上所述,不要被影视剧中的“仵作”所欺了眼睛,要是穿越回去做仵作,可能有上餐没下顿,不过随着法制的越来越完善,“仵作”也慢慢的“蜕变”成了法医,待遇地位直线上升,所以还是好好努力考个法医,这样才是硬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