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和走在一线的医生们不一样,这个特殊的职业叫做法医。

讲到法医,大家会想到什么?

解剖、死亡、尸体……

可能是《非自然死亡》里的三澄美琴,或是《法医秦明》中的秦明,行走于各种危险场景,却依旧有着处变不惊的“帅气”。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日剧《非自然死亡》

今天要介绍的这位,是全球第一例冠状肺炎病人尸体的解剖者,被法医秦明称为老师的——刘良。

刘良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曾亲自主持或参与检案4000余例……

在这次的疫情中,更是带领着他的团队走在最前端。

以“快刀斩乱麻”之态,解剖全球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遗体

在世界级灾难面前,我们不幸而有幸地遇到这番经历,如果我们不在里面,起点作用的话,我们真是羞愧,这种心理,所以一定往回走。”刘良说。

看着日渐增加的死亡病例,刘良的职业敏感促使着他绝不能坐以待毙,火急火燎的,立刻带着团队回到武汉。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刘良和他的团队

尸检在这场传染病中,意义十分重大。目的在于探索病毒的传播途径,弄清楚病毒打在我们什么器官,才能对证下药。

钟南山教授在给刘良打的电话中说:“前线的医生真的就等这个结果了,否则我们都不知道治疗效果怎么评估。”

刘良医生说:“我着急啊,想赶快把这个结果弄出来。

但进行这项重大的解剖实验,刘良医生也是困难重重。

第一,病理解剖的场地很难落定。

这一次,不同于平时的解剖,这是未知的,是烈性传染病。传染病的解剖要非常小心,要在有负压、有灭菌的地方,要戴防割手套。

在医疗资源短缺的武汉,这样的解剖室该怎么找?

第二,寻找尸体的过程并不顺利。

刘良不断通过媒体发声,希望能做好家属工作,找到合适的遗体,不断有人死去,大家都很茫然。

还好,在2月15日这天,金银潭医院的张院长,提供了基本合格的解剖室。同一天晚上,一家属同意捐赠遗体。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向遗体鞠躬

与时间赛跑!于2月16日凌晨一点左右,刘良医生及团队穿好层层防护服,进入手术室。

谁也不能预测危险级别,这是一场未知的战争。

开始时,刘良医生让年轻医生先进,出于保护年龄稍大的法医。但刚一进去,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一共9个人,每次4、5人进去,轮换进出。

59岁的刘良医生是遗体解剖的主刀,相当于待在核辐射最核心的地方,只能十分快速的把整个脏器拿下来,放到密封袋里。

重要的器官,比如肺,刘良医生要快速用肉眼看,一眼的判断非常重要。他发现肺部像肝脏一样,称作韧,并且肺部表面上有粘稠物。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解剖报告

这次的尸检报告,为临床医生的治疗提供了正确的方向。

之后,从2月16到2月22日,刘良和他的团队相继解剖了9例遗体,为此次疫情做出巨大贡献。

偶然成为替尸体翻译的人

原本,刘良医生的专业是临床医学。

一次偶然,在大五上学期,他看了本书——苏联的阿夫杰耶夫的《法医学》,看到一有案子就可破掉,有些现象马上就可以解释,刘良瞬间产生兴趣。

其实,他从事这份职业是一种刺激,后来就成为了一种责任。

刘良说:“法医其实就是翻译,遗体不会说话,法医要做的就是把死者的语言,翻译给不懂的人听。”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刘良

这是一份神圣的职业。

刘良与这份神圣的职业更是有着莫名的联系、数不清的默契。

刚入行,刘良被分配到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工作。刚好,他的一个同学被分配到法医病理学教研室,但是那个同学死活不碰尸体。

刘良就这样和那个同学欢天喜地地换了工作。

突然转行成为法医的刘良“新鲜劲”过后,也发现了自己的不足。

法医学第一堂课,是一起杀人分尸案,那是一具被锯掉了四肢的女尸,抛入水中。讲起来还是阴森可怖的,他们竟用还很“新鲜”来形容,真是“丧心病狂”。

第一次接触案件现场的尸体,刘良显得出奇得冷静。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刘良工作图

当时带他的老法医黎纯学问他死因,刘良斩钉截铁的说:

“当然是被杀死的了,还被分尸了。”

许是刘良年少轻狂,也是接触的案子较少。听完他的回答,黎纯学说:

“这样吧,尸体放一晚上,明天上午我们再来看一次。”

第二天,刘良发现尸体出现了擦伤的皮革样化,眼睑结膜有出血的现象。

黎教授告诉他:

“由于在水中浸泡,痕迹并未出现,经过一晚上晾干后,皮革样化就显现出来。”

刘良这下明白了,解剖病理学中有着大学问,值得他好好琢磨、不断精进。

业界人称“刘一刀”,秦明自称其学生

这一琢磨就是30多年,刘良也从学生变成了法医界“刘一刀”,他解剖数千尸体,学生也分布在各地的公安局,连“法医秦明”也自称是刘良的学生。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不过,“刘一刀”这个称谓也是事出有因。

在20多年前,一位嫌疑人曾被公安抓去问话,回家后便死在家中卧室,家属坚称死者是被警察殴打致死,警察便请了法医做解剖。

当时,刘良作为助手,看老法医从头到脚打开后,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正在这是,刘良突然发现死者的脊椎向前弓起,不对劲。

在刘良的坚持下,他们打开脊椎,便看到脊椎断裂开来。

事后家属交代,是因为死者精神恍惚,从三楼跑到一楼,在过道摔了一跤,当场动弹不得。

刘良说:“很多时候,只是那么一刀,就能解决问题,因为那一刀就是案件的关键。

从此,刘良也被称为“刘一刀”。

“可以说,我这人10年来,基本没犯什么错误。”

这绝不是吹牛,是刘良医生实打实的“战绩”。而刘良也因诸多“战绩”获“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刘良和秦明同时上台领奖。

法医刘良:全国首例新冠逝者遗体解剖,法医秦明称其为老师

刘良获奖

这份奖励和荣誉既是对刘良的认可,也是对所有法医的认可。

其实,法医是一种特殊的侦探,探索身体的内部世界,而去发现真相,找到迷宫的出口。

他们和医生、警察一样保护这个世界,也值得被我们牢记。

生活并不总是完美,但我依然热爱生活

我是CC酱,关注我,我们一起品味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