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医参与7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 她的报告让多家医院调整了治疗方案

11日,法医刘茜在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实验室里,仔细地分析病理切片。从2月16日到2月25日,刘茜参与老师刘良的团队一起完成了7例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随着遗体解剖完成,病理研究才刚开始,我们要为苦苦与疾病搏斗的临床医生和患者继续寻找答案”。

1月中下旬,疫情已经非常严峻,刘茜看到,身边有熟悉的人被新冠肺炎病毒击倒,医疗圈的同仁们一线拼杀,时常束手无策,她感到非常焦急。

“该是法医出来尽一份力的时候,通过病理解剖,配合临床医生找答案找方法。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家乡有难,更有一份责任感。”刘茜说。

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来得并不容易,在各方呼吁下,在相关部门支持下,市金银潭医院帮助提供了一间可以用于解剖的手术室,一位深明大义的家属捐出了去世亲人的遗体。

2月16日凌晨,第一例遗体解剖由刘良教授主刀。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团队成员做的第一件事,是向逝者鞠躬90度。“我们怀着深深诚意和敬意,一定要鞠躬到位,武汉人了不起,在这样危难的时刻奉献自己。”刘茜说。

接近3小时解剖完成后,当天下午4时,又进行了第二场解剖。随着社会对病理解剖认识的提升,22日,刘茜和团队24小时内完成了5台解剖手术。那天在第一台做完后休息的间隙收到通知,有逝者捐献遗体,于是他们又重新换防护服,折回手术室。

“我们的工作是在解读死亡,慰藉生者,为死者更为生者。”她认为,早一天找到病因,才能避免更多的人受害。法医不仅仅是为法律服务,更是为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提供实践依据及参考。

2月28日,首例新冠肺炎逝者病理解剖报告发布,提示气道大量粘液,主要引起远端肺泡损伤。刘茜是该文的第一作者。

3月4日,最新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发布,新增了“病理改变”一章,“以肺脏和免疫系统损害为主;其他脏器因基础病不同而不同,多为继发性损害”。这其中吸收了刘良、刘茜等以及其他病理研究团队的成果。

刘茜介绍,解剖中发现,有些去世者病毒核酸检测已经转阴,可还是因为其他继发性损害离世,这提示临床医生,格外重视如血栓、气胸、感染等继发病变,也可能致命。

解剖中发现了大量肺部粘液,对临床治疗具有意义。武汉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建立清肺小组,用纤支镜为重症患者清理肺部粘液,对患者症状改善明显。相关专家也和刘良教授团队不断交流进展。

(长江日报记者刘睿彻通讯员冯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