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有何启示?法医还有细节披露

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有何启示?法医还有细节披露

身着防护服的刘茜(受访者供图2月17日摄)

中国网3月6日讯(记者郑婷云)日前,备受瞩目的首份新冠病毒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出炉。这份报告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团队完成遗体解剖并观察研究的成果。“我们都希望这个工作能对临床治疗起到一定的帮助,来拯救更多的人。”刘良团队成员刘茜在接受中国网专访时表示。

新冠肺炎遗体解剖:时间紧风险高任务重

2月16日,全国第一例、第二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进行,刘良团队在接到通知后立刻安排人员赶往医院。身为武汉人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副教授刘茜就是其中之一。

“在接到能做解剖消息的一两个小时后,我就提着行李冲出了家门。我没有什么担忧的想法,反而觉得很激动。”刘茜回忆说,“我们都希望这个工作能对临床治疗起到一定的帮助,来拯救更多的人。”由于此次解剖的特殊性,解剖过程中存在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风险,团队成员要穿上防护服,戴上面罩和多层手套,这给解剖人员的身体带来巨大挑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教授刘良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不到10分钟,刘良和助手就汗如雨下,呼吸困难,眼镜护目镜看不清。据刘茜介绍,除了要做好各种防护外,团队成员还要做好各项消杀工作,避免随之产生的次生污染。

在解剖完成后,刘良团队要对取出来的器官组织进行固定、取材、切片,做各种常规和特殊的染色处理,然后再阅片、写记录。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临床资料需要整理、分析和讨论。刘茜说:“其实法医病理鉴定就是这样,解剖只是我们的一个前期工作,之后还需要很多的专业分析,这样才能给出一份客观、全面的死亡原因鉴定。我们做的解剖是世界首例,这也为之后的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提供了一些参考和经验。”

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的启示

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有何启示?法医还有细节披露

刘良团队正在紧张工作(受访者供图3月1日摄)

此次遗体解剖结果对肺部通气障碍的临床疏导治疗起到了一定指导作用。据刘茜介绍,在部分解剖病例上,肉眼可见肺泡和气管中存在大量液体,有些甚至十分粘稠,一切开就会流出来,有的还会堵在气道里。这就提示在临床治疗中要更注意气道的通畅,不管是用药物稀释促进液体排出,还是采取物理方法,比如俯卧位、拍背等等,都会对患者有所帮助。

刘茜还特别强调新冠病毒可能会直接攻击免疫系统这一新发现。“和SARS病毒相比,新冠病毒对免疫系统和淋巴细胞的损害要更明显,对脾脏、淋巴结等会造成比较明显的伤害。目前发现的免疫系统损害可能是由病毒直接攻击免疫系统造成的,而不是并发症,这个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刘茜说。

刘茜指出,新冠病毒对免疫系统的损害提示在临床治疗中需要注意免疫调节和对淋巴细胞的保护,因此需要考量临床激素的使用,包括时机的选择以及用法、用量,因为长期使用激素会引起淋巴细胞的减少。

据介绍,从目前刘良团队所解剖的病例情况来看,脑部和心肌特异性病毒损害的表现不明显,是否存在病毒直接造成的神经系统及心脏损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遗体解剖对临床治疗有何启示?法医还有细节披露

团队合影。

现阶段遗体解剖工作尚存困难和遗憾

谈到现阶段遗体解剖存在的最大困难,解剖团队另一位成员王云云表示,希望能有达到生物安全二级以上的解剖室供使用,这样一是能保证人员安全,二是能避免次生影响。“如果华中地区能够建一个生物安全二级以上的解剖室,就可以为整个华中地区传染病相关的尸检提供一个理想的场所。”

另一方面,刘茜表示,在后期的解剖工作中,团队希望能有更多年轻的遗体样本。目前年龄较大的样本较多,导致对于年轻人的发病情况了解相对较少。此外,团队还希望能有更多病程更短的样本,方便了解早期的病变形态。

为抗疫贡献法医的力量

“很多人都觉得法医病理鉴定只是做尸体解剖,管死不管活。但我认为,作为法医,我们能通过解读死亡,给更多活着的人,无论是家属、病人还是医生,传达更多有用的信息。”刘茜说:“这次解剖进一步凸显了我们工作的意义。其实法医不仅仅是为法律服务的,也能够为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提供相关的实践经验和基础。”

作为团队中的一名女法医,刘茜坦言,对于尸检工作,女性在体力方面会稍显不足,但在“韧性”和“细心”方面则更有优势。“我觉得我们整个团队非常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刘茜笑言。

2月16日至24日,华中科技大学团队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病理解剖。22日正巧是刘茜的生日,也是尸检工作最忙碌的时候。

“那天,我们在24小时之内做了五具遗体解剖,还穿着防护服,体力消耗很大,所以我们连话都很少说。”刘茜向记者回忆当天的场景。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解剖完成后,刘良教授和团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在手术室外为她唱起了生日歌,令她格外感动。“我九岁的女儿还在家里做了生日蛋糕,拍了照片发过来。我觉得这个生日过得很完美,这是一个在战斗中度过的非常有意义的生日。”

作为法医,刘茜和王云云一直希望能为抗疫贡献自己的力量,让疫情早日结束。刘茜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她坦言:“现在因为隔离我不能回家,希望之后能有时间多陪陪家人。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九岁多,小女儿才两岁多。我之前没有跟孩子详细解释过自己的工作,但大女儿应该有一些了解。这次她在新闻报道上看到我们团队,还挺激动的。昨天她发了一篇作文给我,不过我还没有时间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