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的告诫:法医能定他人生死,要认真地干

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省检察院从事法医工作,下派到老家公安锻炼一年。我父亲曾在老家公安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告诫我“法医能定他人生死,要认真地干”。我当时未觉得法医有这么大的权利。后来我又调回老家公安做法医数年,参与他杀案件的侦查和鉴定也有数十件,认认真真地做好每个案件的鉴定工作,死因鉴定意见未发生过争议。

今天我收到了最高院的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维持一审法院的死刑判决,这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老父亲的告诫。

去年我参与一件死刑复核案件的辩护工作,被告人在被害人酒后给其喝了含数毫克的艾司唑仑茶水,公安法医鉴定意见为“被害人符合艾司唑仑中毒后死亡,不排除死亡过程中存在轻微外力致呼吸受限制窒息。”

针对这份鉴定意见,我查阅了医学文献资料,艾司唑仑的治疗剂量12mg/日,首次口服剂量最大为8mg。艾司唑仑的中毒剂量远低于治疗剂量。根据被害人肝脏的艾司唑仑含量,推算被害人口服艾司唑仑2.8mg左右。大量的艾司唑仑中毒病例报道有口服数十毫克甚至上百毫克的经抢救未发生死亡,也有病例是酒后口服艾司唑仑的。

我也向一些法医同行谈及此案鉴定意见,他们都认为酒后口服几毫克的艾司唑仑是不会致死的。

“被害人符合艾司唑仑中毒后死亡”鉴定意见的科学依据何在?更为离奇的是“不排除死亡过程中存在轻微外力致呼吸受限制窒息”的鉴定意见是依据被告人口供作出的,而不是依据被害人的尸体征象,违背了法医最为起码的良心道德。

经我鉴定而被判处死刑的,没有一个是冤死的,我对得住已在九泉之下的老父亲的告诫。今天我作为一个辩护人无力救助因鉴定不公而将冤死的,深感悲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