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替死者把话说完

知名法医秦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讲过这么一个故事,他和一位资深法医一起吃羊蝎子时,对方拿起一块羊的脊椎骨询问他羊和人的脊椎骨有何不同,然后1、2、3、4认真讲述了其中的不同。

还有一个故事主人公还不是法医,只是学习解剖课程的医学生。他和朋友外出遇见一名衣着清凉的女生,医学生两眼一亮跟朋友说,“你看那个女生!”朋友刚把眼光转过去,正要点评一番,就听到医学生的下半句,“长这么瘦,肯定不好解剖!”

从事法医工作多年的张兴说,确实有些法医有些在外人看来奇奇怪怪的职业病,但大部分都比较正常,生活和工作可以完全分开。

网上有些关于尸体的重口味图片,传播最广的一种叫巨人观(此处不做详述,有兴趣的读者自行查询),据说是让法医最头疼的尸体。

张兴说,巨人观高度腐败充盈的样子确实让人很难接受,但对见惯了各式案发现场的法医来说并没有太大冲击。真正的难度在于极度难闻的臭味,形象可以习以为常,气味的生理性刺激只能默默忍受。更让人头疼的是,巨人观是一种破坏性现象,很多线索都会随着尸体腐败而消失,所以法医必须更加细致的检验才有可能找到线索。

也就是说,这具尸体比其他尸体更臭,你需要在这具尸体边更细致地工作更长时间。

从多年前的《鉴证实录》到最近几年的《法医秦明》,这些影视作品都曾经带动过一波法医热。电视里法医经常一身风衣或者白大褂穿梭于各个案发现场,调查案情、检查现场,在帅气法医细致入微的调查下,凶手无处遁形。很多人看完电视剧都会对法医心生向往,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像他们一样抽丝剥茧、还原真相。但实际上法医工作并没有这么光鲜亮丽,就连秦明本人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视剧有一定的艺术加工,和实际的法医日常有些出入。

张兴介绍,法医首先是一名警察,大多隶属于各地公安系统。除了大部分人理解中经常去案发现场的法医,还有法医是常年在实验室做检验,还有一些基层法医还要承担巡逻、执勤等普通警察工作。

很多法医一年有近一半的时间在出差,去各种案发现场进行检验,这些现场可能在市区,也可能是偏远的郊外、山区等,还有一些出差是去做伤情鉴定、骨龄鉴定、组织病理学检验等。另外的时间,大多会在办公室处理日常工作,包括日常鉴定和一些行政培训等工作。

相关电视剧里总会突出法医的作用,让法医参与案情调查,通过法医的推理鉴定侦破案件。现实中,法医大部分案子做的只是分析取证。法医的鉴定取证在很多案件侦破中起到关键效果,但有些案子法医鉴定并不是破案关键,甚至有可能尸检还没完成案子就破了,也有些无法获取有效线索。“案件侦破肯定是多部分协作完成的,影视作品剧情需要突出一下主角的作用也可以理解。”

张兴不止一次半夜被电话叫醒,爬出被窝随便抹把脸就去案发现场,之后一二十个小时连续工作,蓬头垢面。工作十几年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假期,每天24小时待岗,只要出现案情随叫随到。

“这个工作一点也不酷!千万别带着这种想法入行!”

“法医只是一份职业,没有法医是对重口味有什么病态喜好的。”

很多法医都有过被索要重口味图片、视频的经历,并对此极为反感。“先不说拍照外传是严重违规,我也不会恶趣味到传播这种东西。”张兴说。

没有人是因为喜欢尸体、喜欢腐烂、喜欢重口味才学的法医,只是法医从工作来说对这些接受程度更高一些而已。就像医学生对大体老师一样,法医对每一具尸体也都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

张兴说,从学医到入行这些年面对过无数尸体,每一个法医基本都能在死者面前保持冷静和尊重。情绪的波动往往出现在面对生者的时候,比如死者家属、受害者家属家属等。“比如面对一个被杀害的孩子时,你还能保持冷静的工作,但当你看到孩子父母撕心裂肺的表情时,心里的触动是不可避免的。”

这样的工作在生活中会带来什么影响?

有一位法医曾经在文章里提到,自己几乎不会和其他人握手,因为别人握手后会去认真洗手。对此,包括张兴在内的多名法医都表示没有这么夸张,圈子里知道自己的职业的人更多的是好奇,很少有人表现出反感和疏远。“当然了,人以群分,接受不了的人家可能就不和你接触了,也没必要过来跟你握手再去洗手。”

网上有一个调侃法医的话,说法医在买鸡时能分辨鸡是现杀的还是早死的,开头提到羊蝎子的故事也有很多类似版本。张兴解释这些大部分都是段子,但有些行为习惯确实会带进生活中。比如看新闻时,他喜欢分析影视剧里某个细节的逻辑、某个社会热点事件分析真假等。

几年前曾经有一起学生死亡的案子关注度非常高,学生尸体在宿舍楼下被发现,网上流传的图片能看到死者背部有疑似紫色瘀血。官方通报里结论是坠楼自杀,网上很多人质疑,认为死者伤痕看起来像遭遇殴打所致。张兴当时也关注到这个新闻,并和身边人分析事件疑点。他的结论和当地警方一致,认为从照片上看符合高坠条件,照片中背部紫红色是尸斑而非淤青,条形痕迹是死后压痕而非棍棒伤。

“利用自己的专业,在身边人中辟个谣、传播点真相,也算是额外做点有价值的事情。”

在知乎上,不少法医在相关问题下对希望入行的人进行“劝退”。劝退理由整理下来大概就是这么几条:工作没白没黑、尸检一点也不酷、收入不高。

张兴也进行过不少次劝退,他解释自己劝退并不是因为厌恶从事的工作,而是想要让大家想清楚了再考虑入行。很多人会在看了几部影视作品之后对法医心生向往,想要像电视里的主角一样揭露真相、打击犯罪。实际上这个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没有那么光鲜亮丽也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案件,每天的工作都很平凡甚至有些枯燥。

大部分人成为法医需要两步。第一步学习相关专业即法医学,一个医学和法学的交叉学科,拿到学士或者硕士学位。第二步就是考公务员,每年各地公考大多都会有法医岗位,隶属于当地公安或者检察院。

以2021年山东省公务员考试为例,济南市职位中有两个法医职位分别属于济南市公安局和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其中,济南市公安局岗位中提到了两个要求,一个是单侧矫正视力低于5.0不合格;另一个是要求具备极强的抗压能力和极高的心理素质,工作强度大,适合男性。

翻看多个地市职位发现,学历要求有本科也有硕士,视力5.0是普遍要求,有些会限制男性报考或者备注适合男性,大部分没有性别要求。张兴介绍说,法医中女性数量确实不多,可能是因为工作强度大外勤多,但依然有很多优秀的女法医。

“法医收入很低,很多基层法医月收入就是四五千块钱。还有一个点容易被忽略,尸体不只是腐烂恶臭,还经常会携带病菌,法医工作风险很大。之前就有法医遭遇过解剖艾滋病人尸体时,不小心被沾染死者血液的缝合针刺破手指,还好最后没有感染。”

收入又低,工作又累,风险还大,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个工作?采访最后问张星。

“哈哈,为爱发电吧!有个法医说过,对尸体最大的尊重就是帮他把话说完。在每次帮他讲出真相的时候,我都能感到自己的价值。”

作者丨周周

责任编辑丨甜瓜&VV

排版编辑丨skr

原创作品,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