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56岁法医赶往门诊途中牺牲,34年还原真相“零差错”

大河报·豫视频记者 邵可强

四月的田野,麦浪阵阵,丰收的希望映照大地。这景象正如1988年的夏天,史洪恒从洛阳医专法医专业毕业,带着对这片土地的梦想和眷恋,放弃去大城市的选择,回到家乡担任南阳市新野县公安局法医。

34年一转眼,这片丰收的热土更加沃饶,但被她养育的儿子新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法医、警务技术一级主管史洪恒,却于2022年4月1日,在赶往法医门诊的途中,突发疾病,生命定格在56岁。

【干法医不能偷懒】

“我们上午还在讨论伤情鉴定情况,安排了下午和今后几天的工作分工,没想到下午就听到了他的噩耗!”提起史洪恒,新野县公安局法医王兴佳泣不成声。

4月1日,史洪恒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单位,吃过早饭就和同事王兴佳、王晨培一起,对近期较难判断的8起疑难伤情逐一研究。史洪恒仔细翻看病历资料,从伤情形成的合理性、结果的可靠性、致伤工具的一致性等方面进行深入分析,并严格检查鉴定文书出具和更正情况,直到中午。其间,他们就近期的工作进行了分工,史洪恒将在下午到新野县法医门诊进行会诊。午餐时,身体略感不适的史洪恒回家吃点儿药休息了一会儿,没想到下午在去门诊的路上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抢救未果。

1988年,从洛阳医专毕业的史洪恒,放弃其他更好的选择,回到家乡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上班伊始,史洪恒就接到报警,称辖区群众在农田机井内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尚未拉出井口,一股恶臭和数只苍蝇成群结队扑面而来。从未到过案发现场的史洪恒,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江倒海,但为了尽快查明死因,他迅速在扑鼻的恶臭和满地的蛆虫中开始了详细地勘验、取证……就这样,经过近三个小时的努力,史洪恒形成了准确结论,为案件定性奠定了坚实基础。

法医的工作对象大部分是形态各异的尸体,工作地点多在偏僻的发案地,且工作时间极不规律,许多人对这个岗位唯恐避之不及,但史洪恒却乐此不疲,把职业看得比自己还重,一心投入到法医工作中。特别是2019年8月、2020年5月,他两次进行心脏介入手术,植入3个心脏支架。然而,在医生嘱托其回家休养的史洪恒,往往在返家第二天就准时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干法医可不能偷懒,况且在家休养也是闲着,我要一直战斗到最后……”面对组织和同事的关怀,史洪恒坚持在岗,没想到一语成谶,将生命全部奉献给了热爱的法医事业。

【34年还原真相“零差错”】

“他就是个犟脾气!”这几乎是所有人对史洪恒的评价。

作为法医,史洪恒深知,需要掌握所有医学专业从伤到病的诊断标准,因为一个诊断的不明确,一个尺度的拿不准,就会造成不准确的结论,甚至让无辜的当事人身陷囹圄或者让嫌疑人逍遥法外。

2009年7月份,辖区群众梁某猝死在床上,而身上有明显交通事故伤痕、头部有疑似磕伤的痕迹、地上有呕吐物。经过初步判断,民警认定为交通事故造成脑颅损伤引发的死亡,并围绕案发前后的车辆等进行侦查。然而,梁某腿上等部位有细微的伤痕,引起了史洪恒的怀疑。这种伤痕如何形成、是否是造成死亡的原因等均是未知数,于是史洪恒就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到屠宰场选取常见的凶器进行试验,比对伤口面积、伤势痕迹等情况,经过近百次试验,锁定凶器为螺纹钢,确定头部等伤痕也由螺纹钢造成,且床上不是第一现场,于是迅速调整了侦查方向。

果不其然,通过排查,民警在距案发地点近800米的地方发现疑似血迹,经鉴定与梁某吻合。此后,民警围绕案发现场情况,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冯某等4人。原来,冯某撞伤梁某后,因屡次调解不成,便心生杀意,于是和朋友埋伏在梁某下班必经之地,用螺纹钢击打梁某后逃匿。至此,案件真相大白。

无论大案小案,或是疑难案件,史洪恒坚信做出权威的鉴定结论,才能让当事人信服,维护公平正义。2011年6月,辖区歪子镇刘某与他人发生纠纷后受伤,被诊断为右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花费医疗费用近2万元,且其认为伤情应该构成轻伤,可以追究对方刑事责任。然而史洪恒在详细了解案情、调阅病历资料、查看X光片后,初步判定右桡骨粉碎性骨折非纠纷致伤。结论一出,就受到刘某家属的质疑,并扬言要采取多种形式讨回公道。面对众人的不解,史洪恒会同有关专家,从伤情、病理等多个角度,形成了令人信服的证据链条,在铁证面前,刘某不得不说出了真相,原来关键伤情系刘某在案发前五天自己跌倒致伤。

靠着过硬的专业知识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从警34年以来,史洪恒共出具各类鉴定文书8000余份,实现零差错、零失误,先后为100余起重大刑事案件指明侦查方向或直接锁定嫌疑人。

【心里只有事业的他被家人“埋怨”】

新野县地处中部平原地区,四季分明,多发季节性干旱,农田多建有灌溉机井,同样因轻生跳井和失足坠井的人员较多。然而机井大部分直径50厘米左右、深约20米,打捞难度很大,往往只能采取拆除机井的办法,不但耗费人力物力,而且还花费时间长,甚至需毁掉周边大片的庄稼。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史洪恒一下班就到辖区机械制造厂请教,摸索着制作便捷打捞工具,最终成功设计一个类似抓钩的工具,十分钟内就能将机井内的尸体打捞上来,先后成功打捞各类尸体近二十具。

其间,史洪恒还结合实战,先后撰写出《伤情鉴定标准亟待修订》、《甲状腺危象急死颅骨成淡红色二例》等学术论文,在公安部鉴定中心举办的学术研讨中进行公开发表和集中研讨。

然而,一心扑在工作上、做出不平凡业绩的史洪恒,却时常忽略自己和家庭,从不向组织要求调整职务、申报奖励,仅获得全省优秀人民警察等为数不多的荣誉。

“他干工作特别认真、对同事也带着感情,但是生活中大大咧咧,衣服基本没穿过新的,他用的皮带都是皮掉完实在不好用才更换。”和史洪恒搭班20年的同事张江勇,不住地回忆史洪恒简朴而充实的工作和生活。

“家里大事小事他都不操心,我有时候抱着小儿为大儿做饭洗衣。特别是我下岗后,希望他找组织或者朋友说说,调个岗位,可他从来不提要求,如今我还在距家十余公里的小厂打小时工。”妻子黄淑珍不住地“埋怨”,已经泣不成声。但是,她更多的是记得丈夫的好,说只要他有时间,就会辅导和鼓励两个儿子好好学习,如今学习飞行器制造的大儿子即将博士毕业,正在读初中的小儿子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生活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有盼头,可他却突然离开了。

来源:大河报·豫视频 编辑:王凤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