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女法医:从锯颅骨1小时,到日剖60具高腐尸体

“炎热的夏天,高度腐败的尸体,游走的蛆….."。经历过现场的衣服都被84消毒液“吞噬"。每个法医都觉得:尸臭是世界上最臭的味道。

01,“铁饭碗?”

每个孩子都有梦想:“我要当科学家! 我要当警察!保护一方平安…”

我也有,那就是成为一名医生,身着白大褂。在我眼里那可不是普通的衣服,那是治病救人的超人披风。

理想和现实总是差距很大,高考成绩出来了,不上不下,去不了心仪的大学。哥哥建议我,法医系毕业之后可以进公检法,相当于是铁饭碗,于是我选择了法医专业。

整日跟尸体打交道,并不是我的理想职业。直到学完两年基础临床医学知识后,我发现临床医生能做到的是有限的。法医反而能帮人解决更多的问题,只不过受众不一样,一个是活体病人,一个是尸体。

02,首碰尸体

大一刚入学,我便发现了,法医专业其实是被其他临床学生歧视的。因为大家都住同一个宿舍楼,只要你走过去,他们就会说:你看那是法医系的人,还是法医系的女孩。大家对我们会有更多看法,也许是想为法医系女生争口气,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想要比其他人更大胆,更勇往直前。

“尸体运回来了”

这消息一出,我们几个女生立马相约一起去看尸体。

那是第一次真正去看一个尸体,无法近距离接触,只是趴着窗户看了一下,却大为震撼。

“人死后的状态就是这样吗?这就是尸体吗?他是怎么死的?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又有一些不一样……”

越来越多的想法充斥脑海,让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但随着亲眼看到老师多次解剖演示,加上自己上手实操,我渐渐熟悉并适应了这个职业,也习惯了与尸体常伴的日常工作。

我也逐渐领略法医的魅力。

实习期到了,我们迫不及待想要汲取更多的经验知识,增加更多的技能,但想要成为一个专业的法医,就要见到更多的尸体,解剖更多的尸体。

实习期是四人小组制的,一个老师带一个小组。只要出案子了,我们就会轮流跟老师去现场。因为渴望掌握更多技能和经验,后来就变成我们四个人都要争着去。

老师无奈只好把我们都带去。

在学校时,我们接触的尸体大多都是新鲜尸体,主要观察死者生前有过什么疾病。法医老师也会帮助我们进行解剖示范演练。

然而现实生活中,我们接触的尸体常常都是高度腐败型尸体。

在炎热的夏天,死亡时间还不到24小时,尸体就已经整个腐败,并爬满了蛆。整个尸臭味在空气中弥漫,为了办案取证,我们需要将尸体翻来翻去,不能遗漏任何细节,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这过程中,还要小心蛆会不会顺着自己鞋子爬到腿上和身上。

不过最难忍受的还是尸臭,只要闻过,你便知道世界上最臭的味道是怎样了。

03,无名女尸

又有新案子了。

一个女孩在现场直接被打死了,尸体是早晨被人发现的,观察完尸体后,估计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

现场除了尸体,还留下了一枚清晰的足迹。

有了足迹条件,我们便向市局报案,寻求市局犬队协助。

因为案子报到市局,解剖工作便交给了市局法医,也是我的老师们。

他们来到现场之前,我一直观察尸体,发现这具尸体很怪,女尸腹部平坦,但摸起来很硬。

因为常规解剖,对于年轻女性,我们法医一般不会解剖子宫部位的。

但我心里现在非常怀疑这个女生生前怀孕了,到了解剖环节,我向老师建议不妨把她的子宫剪开。

老师摸了摸肚子之后说到:挺硬的应该是个子宫肌瘤。

我再次坚持,我们还是打开看一下吧。

打开了,结果与我想得差不多。我们在她的子宫里取出了一个三个月大的胎儿。

这为后期案件调查提供了准确的方向。

因为我平时有个习惯,看鞋子,总喜欢先看鞋底

根据那枚清晰的足迹,我发现这应该是一种夹脚拖鞋的鞋印。

做案情汇报时,我立马向领导汇报这个信息,局长问我能不能去找到这种鞋子?

我说可以,立马骑着摩托,跑到鞋类批发市场,反复比对,查找。终于找到了那个一模一样的鞋子。

最后在我们层层努力和合作下,终于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在他家鞋柜发现了一模一样的鞋子,上面还有血迹。经过比对,血迹和死者血型一致符合。

通过对他的审问还有找到带有血迹的裤子,最终三天破了此案。

每每案件通过法医给出强有力的证据快速侦破时,我真的觉得实现了我的梦想。

把”人民的好法医“刻在墓志铭上的路上,又近了一步。

04,辞职选择

毕业后,老师希望我读他的研究生,读书17年,不想要再继续,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做个法医大展身手。

老师却问我:小邓,你想想做现场法医,你能做几年啊?

我不以为然,到了实际工作中,才逐渐理解老师的这句话。

虽然做了现场法医六年,还是面临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比如高度腐败的尸体,如果没有明显的伤痕,我无法准确地确定他的死亡时间和死因。

女生的劣势也逐渐在这个行业里体现出来。一百五十斤的男性尸体,需要对他身体前后面都要解剖,力气小是一个极大的弊端。在没有任何借力的情况下,一百五十斤尸体相当于一百八十斤那么重,我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将他翻身。

对于颅脑损伤的尸体,还需要开颅解剖,锯颅骨,男法医可能只需要20分钟,而我却需要一小时。

种种情况告诉我,我的能力和身体不适合这个工作,我选择深造,读研考博,辞职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想给自己不留后路,才能破釜沉舟。

05,海啸援助

研究生和博士的专业我依旧选择法医学,我只是想在法医学这个道路上做到更好,虽然辞职但我一直没有背离自己的目标,去做一个人民的好法医。

学成后,我来到北京,继续从事法医工作,开始了十年的DNA鉴定工作。

2004年底,泰国发生巨大海啸,几十万人在此丧生,在大自然面前,人命就如蝼蚁般,脆弱渺小。

因为死亡人数众多,需要人员识别这项技术。我们便向中国科学院报告申请参与救援,报告递到了外交部,恰巧泰国向中国外交部请求支援。

我们便很快前往了泰国,抵达受灾现场最重的攀牙。

破败的房屋,变形的汽车,零零散散的都被遗弃在马路边。到处堆放着受难人尸体,一片狼藉,触目惊心。

图来源于网络

当地的两处寺庙也已经被用来堆放尸体了,虽然已经做过六年的现场法医,但我从未见过如此数量的尸体,而且还大多都是高度腐败的尸体。

身为专业的DNA鉴定人员,我们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检测速率,选择准确的样本,尽快让他们找到家人。

过程当然不会简单的,高温天气,身体很容易脱水,高度腐烂尸体,难忍的尸臭味,蛆还一直往身上爬,每天12个小时工作量,解剖60具尸体。除此之外,各个志愿队都来救援,但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把大家集合在一起,导致我们跟不同的团队合作要改变不同的流程。混乱的工作模式,但随着大家的熟悉和磨合,工作也进入了正轨。

图来源于网络

在国际会议上,我们要求承担做样本鉴定,大家同意了,可是美国人不相信我们的能力,因为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以高科技技术进行国际救援,就这样讨论十几天后,中泰达成协议,交给我们做。虽有波折,好在最后结果皆大欢喜。

在中泰建交30周年那天,样本鉴定数值交到了泰国总理手里。我们树立了中国在国际上的一个国际声誉,中国能做DNA鉴定,而且这种疑难骨骼样本我们做的成功率还很高,帮助那么多人找到自己的家人。

06,自立门户

做了10年的DNA检测后,我再次辞职,想要做一家社会鉴定机构,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便创办了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主要业务是亲子,法医临床,法医物证鉴定。

我们实验室就像人世间的舞台,有因为结果兴高采烈的男人,也有大打出手的家庭纷争,还有颠覆三观的乱伦关系,崩溃大哭的女人…

世界很大,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虽然总有人误解亲子鉴定,会破坏很多人的家庭,称我为“婚姻粉碎机”。但这项技术同样帮助人们解决了更多的问题,我们参加寻亲会,去帮助失散亲人找到父母,找到子女或者兄弟姐妹,帮助走失牛找到主人。

做现场法医时,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能够给死者伸冤,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死亡方式之后,能够尽快破案。

现在做的亲子鉴定,我给你提供一份真实的结果,但我不为结果背后的故事负责,揭露真相才是我们的职责。

天空中每一颗星星,都在努力闪耀着它的光芒,为寂静的夜空增添一丝光亮;大海中的每一朵浪花,都在尽情绽放着它的身姿,为浩瀚的海洋汇聚汹涌澎湃。我虽然也很渺小,但我置身于法医的事业洪流里,我相信,浪花虽小,也终能掀起惊涛骇浪。

现在我可以说了:“我是法医,全心全意守护公平与正义”。

凉子访谈录新书上市

记录20位受访者的真实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