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周婷:24小时待命,一天最多去过6个现场,这是我热爱的工作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觉,以往普遍认为只有男性能胜任的工种,在如今出现了越来越多女性的身影,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周婷,就是北海为数不多的一名出现场的女法医。

周婷是湖南娄底人,今年36岁,毕业于皖南医学院法医专业,现任北海市公安局警务技术三级主管。到今年为止,已经是她从事法医工作的第11个年头。对于她来说,单位是第一办公室,殡仪馆是第二办公室,24小时待命,半夜随时有可能被叫醒出现场更是家常便饭。

在这11年的工作生涯当中,她参与现场勘察1000余次,检验尸体800余具,解剖尸体百余具,出具伤情鉴定文书1000余份,出具尸检鉴定文书百余份。

虽然在外人眼里,法医这项工作又脏又累还不讨喜,但是周婷却没有想过放弃,反而更加地热爱这一项工作。为什么会选择当一名法医?估计很多人都以为周婷之所以会从事法医这一项工作,是一个巧合,我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周婷却说这算是她的一个梦想吧。早在年少时期,周婷就喜欢阅览推理类的小说。然而法医这个职业真正出现在周婷的视野里,是在一部叫《鉴证实录》的悬疑电视剧当中。剧中女主角聂宝言法医干练又帅气的形象,不断寻找蛛丝马迹破案的一系列故事,深深地吸引了周婷。

(《鉴证实录》中的女法医聂宝言)

还有就是,她认为法医在一场刑事案件当中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虽说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天眼系统,但是也不乏一些乡村、偏远地区还未普及有天眼系统。没有视频,案件可能就会陷入到僵局,很难侦破。这时法医的作用就很明显了,通过专业的知识与经验,就能够很好地说明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是怎么死亡的?致伤工具又是什么?对于案件的侦破提供线索与方向。自此她就有了想要成为一名法医的想法。

其实,当家里人知道周婷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是觉得女孩子选择法医这一门专业不是那么的好,也有过极力反对的阶段。不过最终,家里人还是拗不过周婷的“执着”,让她去念了法医这一门专业。周婷还笑着说,大学这几年,家人也不断地在游说她转专业,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动摇要成为一名女法医的想法。

用周婷的原话来说,她自己属于那种认定了一条路就走到黑的人。追求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不能称作为“叛逆”,叫做“坚持主见”。通过自己不断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挺有成就感的。

这么多年下来,家人虽然觉得周婷的工作辛苦,但是看到她逐渐满足了自我的追求,实现自我的价值。于是,所有的不理解也都释然了,也开始支持她选择自己热爱的事业。

第一次出命案现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刚开始我以为周婷第一次出命案现场会紧张,但她却说完全没有。反而有一丝丝的小兴奋,因为自己所学的知识,终于有施展的时候了。唯一的紧张,就是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能帮助死者找出真凶。周婷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经历的命案现场是2011年的年末,那时候她才刚工作不久。当时的案发现场在广东一处偏僻的山里面,死者死在了自己所居住的简易帐篷内。当时的报案人是死者的两名工友,说死者是从山上滚下来,发生意外而身亡的。经过周婷和她同事们的现场勘查,发现事情不对头、有蹊跷,周婷认定这就是一场命案,并通过一系列的证据最终将罪犯绳之以法。

最难忘的一次出现场经历是什么?从业那么多年,周婷当然也遇到过令她难忘的一次现场经历。记得有一次,和同事出一个现场,死者盖着被子死在了屋内。当时他们也没多想,就想着掀开被子检验一下。没想到的是,尸体因为时间比较久才被人发现,已经高度腐败。掀开被子的那一刻,难闻的尸臭味扑鼻而来,周婷和她的同事双眼立刻就流下了泪水。“流下的泪水并不是情感上面的,而是真正的生理反应。因为蛋白质腐败后会产生一系列的有毒气体。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瞬间就飙泪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难闻的气味,可以和尸臭相比较”周婷说道。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遇上高度腐败、充满恶臭气味、蚊虫乱飞的现场也是常有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刚喷了驱赶蚊虫、苍蝇等昆虫的药剂,过一会它们又飞回来了,他们也就只能够“视若无睹”般,继续对尸体进行检验。

或许你就会问了,那么法医出现在一个现场都会带上什么工具?据周婷所说,类似于自杀、溺水等死亡事件,都是带上手套、口罩、头套、棉签等物品即可,一般出现场的箱子里都会有。

类似于高度腐败、疫情防控的话,可能还要穿戴上防护服。疫情期间,冒着大太阳,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工作大半天,也是常有的事情。

按照案件性质的不同,法医在现场勘察的时间也不固定。一般的非刑事案件,可能勘查半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就可结束。如遇上刑事案件,在现场勘察四个小时甚至耗费上大半天的时间也是有的,如果是比较大的案件,可能还要复勘、三勘、四勘等,还要与同事一同分析案情,寻找线索。

同时,作为一名法医,一天下来跑几个现场也是常有的事情,就以周婷为例,一天最多跑6个现场、凌晨被叫出现场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因工作性质的缘故,周婷笑称殡仪馆的解剖室,就是他们除了大队办公室以外的第二办公室。法医的工作除了勘察现场、检验尸体、伤情鉴定等工作,还要出具相应的报告以及要对亡者的家属做报告解释等。看似没什么,实则工作量大,事情繁琐且辛苦。

其实别看法医这么厉害,其实法医也有一些担忧的事情。一场案件的定性是根据法医在现场的推断,而得出结果的,这也是法医需要顶住压力,高度集中精神,仔细勘察现场的原因。

就好比,一场案件,如果没有经过仔细地勘察,而将一场命案定性为自杀等非刑事案件,那么死者就是枉死,凶手就会逍遥法外了。同时,也要分析出死者的死亡原因是什么?致使死者死亡的器械是什么等等。

为此,法医需要有非常强大的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不难发现,周婷的办公桌和一旁的柜子里都堆满了各种专业书籍,然而这都只是一小部分。

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朋友间的关系?高强度的工作,必然会对家庭带来一定的影响。不过现如今,周婷的家人对于她的工作,都是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与理解。因为丈夫同属公安系统,双方之间也都清楚对方的工作调性,都表示理解。但是,周婷对于家庭,还是存在些许的愧疚感。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加上无法预料到案件什么时候会发生。接到一个电话就要赶赴现场的情况,在周婷身上也是很常见的。她几岁的儿子经常抱着她的大腿说“妈妈我不想你出去”,心里难受之余周婷还是选择了舍小家为大家。“没办法呀,这就是我的工作呀”,周婷坚定又有些无奈地说道。

因为这样的工作调性,也让她更加珍惜与家人相伴的时光,闲暇时间也会全身心地去陪伴家人。同时,她也很感谢家人在背后的默默付出与理解。

工作的压力,每个工种都会有。为了调节高强度的工作所带来的疲惫感,周婷往往会选择跑步、看电影、听歌来发泄自己的情绪。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运动完后,大汗淋漓的时候,是最为畅快的时候,所有的压力、烦恼都抛诸于脑后。短暂的放松,对于工作来说也是个好处。思想的转变,让法医这个职业不再被大家所忌讳以往大家在提及到法医的时候,大多都是忌讳的,认为经常和死人打交道,有点不吉利,周婷当然也遇到过这样的经历。记得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当时家里人通过朋友,找了个老家的男生来认识一下。结果,刚见面的时候,周婷的母亲在介绍周婷是从事法医工作的时候,对方就觉得不是特别的好,也就没下文了。不过经过最近网络悬疑剧越来越多,人们的思想越来越开通,身边的这一现象也几乎没有了,大家在听到她是从事法医工作的时候,都会惊呼一声“哇!好酷。”不过出于对他人的尊重,她都会在认识新朋友前,表明自己是从事法医这一项工作。

同时,加上现在信息的普及,大家对于法医这个职业也从当年的“不解”转变为如今的“崇拜”、“尊重”,这是周婷所感到开心的一点。见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女性愿意或想要考取法医这项专业,并且从事这一份工作,周婷给出了她的看法。她觉得女法医有女法医的优势,在相对于男性来说,大多女性更为心思缜密,并且从女性的角度也能够发现不一样的问题。

但是,从事这一个职业要有足够的耐心与真心的喜爱。法医这一个职业并不是像《法医秦明》当中那样,那么的“高大上”,它也有它的艰辛。电视剧是高于生活的,就以《法医秦明》为例,它拔高了很多法医的形象。如果说,某些同学、朋友想要考取法医,还是需要实际的了解法医这一项工作,认真考虑才行。如果说,真的是喜爱这一项工作,她也热烈欢迎大家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