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黑暗却心向光明,让我们走进法医的真实世界

一说到“法医”,

大家都会觉得神秘且高大上,

脑海里充满了各种对法医的想象

……

今天,

让我们走进法医的真实世界,

回到2020年的夏天,

看看高温下的法医生活。

“夏天简直是是法医的灾难。” 下午两点半,刚刚结束户外物证提取工作的法医吴瑕瘫坐在回程的车上,忍不住感叹。

吴瑕,是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一名法医,也是目前上海市公安局仅有的两名女法医之一。尽管吴瑕嘴上说着“我要吐槽”,但出警电话铃声响起时,二话不说拎上十余斤的现场勘查箱一路小跑着下楼的,也是她。

手套里直接甩出汗水

2020年8月14日下午,杨浦区定海路街道中联村一辆非机动车电瓶被盗,吴瑕立即和搭档驱车前往现场取证。

盗窃案发生在一个城中村内,吴瑕和搭档走在逼仄蜿蜒的社区小路上。很快,吴瑕看见了被害人和他停在家门口的非机动车。

户外燥热的天气让人一秒都站不住,而吴瑕却在距离非机动车半米远的地方驻足,静静观察了好一会。在搭档记录被害人基本信息和拍照固定现场时,吴瑕蹲在地上,将手中的勘查箱打开,依次取出防尘头套、口罩、手套和鞋套。

“今天这个现场比较简单,所以我们穿的是最基本的装备,如果遇到复杂一点的情况,就要穿全套防护服了。”饶是如此,站在太阳下穿上这些防护用品的功夫,吴瑕薄薄的肤色手套内已经有了出汗的迹象。

物证提取环节开始后,吴瑕一改之前的健谈和大嗓门,一言一行都变得轻缓慎重。直到物证被小心地放回箱中,吴瑕“啪”地一声合上箱子,所有人才长舒一口气。吴瑕摘下头套,原本轻盈的无纺布现在像一块湿透了的毛巾,手套摘掉的瞬间,一串汗水摔落在地。

高温下的物检困难重重

回到办公室,吴瑕将现场提取到的物证存放好,换下汗湿的工作服,终于有时间坐下喘口气。早晨8:30开始的24小时物检值班,刚刚过去四分之一。

电瓶被盗,也需要法医出马吗?法医能查出啥?吴瑕解释道,法医也有细分领域,通常人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尸检属于病理专业,而今天要做的是生物物证提取,通过后续检验,法医“可以直接告诉你嫌疑人是谁”,因为技术不断发展,目前物证的检验可以达到常人从未听说过的皮克级(pg)。

然而,正是由于检验精度之高,导致夏天进行生物物证提取成为了吴瑕口中的“灾难”。因为高温具有超强的破坏力,“很多简单的测试做不了了,我们只好通过其他更繁琐的办法进行检测。”

对于法医来说,职场大忌就是在物证上不小心留下自己的生物痕迹。因此她在现场时很少说话,坚决不让身体的任何部位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碰到现场物品。“汗流下来千万不可以用手去擦,就让它流。”流到眼睛里会刺痛怎么办?吴瑕毫不犹豫地回答:忍着。

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有时候他们宁愿在夏天穿着长袖长裤去现场。吴瑕回忆起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她穿着从头包到脚的防护服面对一具高腐尸体,蹲了四五个小时才从狭小逼仄的现场出来,“精疲力尽,只能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女法医的力不从心和骄傲自豪

“虽然我自己是女法医,但是我不推荐女生从事这份职业,除非你已经充分了解它,并且充满热爱。”

在选择了这份职业以后,吴瑕一直要求自己无畏、专业,然而她也常常遇到力不从心的时刻。曾有一次,吴瑕碰到自缢现场,按照流程法医到场后必须先把自缢者从绳子上放下来。抱着这具僵直的尸体,吴瑕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在体力上的劣势。

但是她不否认,女生做法医也有一定的优势,能够发现异性关注不到细节。“比如尸体手指上有一圈白白的印子,这意味着死者曾经长时间佩戴戒指,戒指为什么不见了,它去哪了?”一个细小的发现,很有可能就是案件的突破口,这常常让她倍感自豪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女法医。

“我从来不看恐怖片和法医类的美剧,因为这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如果我看,就感觉像在玩大家来找茬,很不真实。”从警十一年,吴瑕有很多的感慨。

法医的工作需要面对很多“阴暗的角落”,为了避免自己的情绪被侵蚀,吴瑕从不在下班后与家人讨论工作;她还养了一缸热带鱼,最大的乐趣是看热带鱼繁衍生息,因为那是生命欢欣的开始。

供稿:区公安分局

编辑:杨晓梅

杨浦区融媒体中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