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Young②|新时代法医韩颖:为死者言 为生者权

来源:长城网

人物档案:身穿警服,手拿柳叶刀,哪里有命案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她与逝者对话,抽丝剥茧,只为揭开真相,沉冤昭雪;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致耐心,沉着应对,矢志坚守“为死者言、为生者权”的铮铮誓言。她就是来自河北廊坊市永清县公安局,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的法医——韩颖。

我是韩颖,来自廊坊市永清县的一名法医,在这个岗位上工作8年了。2013年,我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正当我即将成为一名白衣天使时,却被一则法医招录公告所吸引!我异常兴奋,儿时看《重案六组》时就萌生的法医梦再次被点燃!

不后悔

我还记得当时我爸这样和我说:“宝贝儿,在医院工作多好哇,既体面,还受尊重。可是当法医,每天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尸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多恐怖啊……”

“爸,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不就是能干自己喜欢的事么,我,就喜欢当警察!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报到时,队长们觉得我一个小丫头儿,干不了法医。于是,赵队长对我说:“你还是干内勤吧,不愿意在技术室,在大队也行。”

“不,我就想干法医!”

韩颖大学毕业照。 韩颖 供图

刘队长对我说:“咱们的工作跟你在电视剧里看到的不一样,咱们接触的现场,经常是满地的血,满地的蛆虫,高腐的,没胳膊的,没脑袋的,法医可没有退路。而且咱这是基层,检验尸体、勘查现场、提取痕迹物证那样样儿都得会!另外,警情就是命令,案子出了,法医就得上,那可不管白天黑夜。你,行吗?”“我不怕,我就是要干法医!”看我这么坚决,两位队长无奈地答应了我。

不服输

起初,我就是一名学生,跟队长和同事们学习如何做鉴定、出现场、做尸检。从记录、拍照到拿起钢尺、手术刀、开颅锯,一点一点接触,我发现现实的法医工作和我最初对法医的概念出入很大。我们不是潇洒地穿着西装拎着勘查箱走入现场,不是在一尘不染的解剖室做尸检,更不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讨论死因。相反,我们经常会在恶臭难忍、蝇蛆满地的环境里工作,面对的死者可能形态各异,我们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要付出艰苦的体力和脑力劳动,我们必须在别人避之不及的殡仪馆、解剖室穿梭,在零下十几度的野外或在酷夏烈日下工作数小时。

韩颖(图中)正在寻找线索。 韩颖 供图

但是,这一切都丝毫没有影响我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我喜欢寻找线索、推理、现场重建的过程,我喜欢抽丝剥茧的挑战,更享受破案后巨大的成就感。也许是当初队长们的不看好,让我内心那股不服输的劲儿时刻提醒着自己,一定要争气,一定要让他们改变看法。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答了当初队长们的疑虑,我这个女法医没有浪费队里的名额,更没有被恶劣的现场环境打败。

韩颖正在工作中。韩颖 供图

第一次接受高腐尸体的考验是在2015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天气闷热。现场中,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斜躺于卧室床上,看着那些钻进钻出的蛆虫,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当手接触到尸体的时候,身上腐烂的皮肤一碰就掉了下来,看到这样腐败的尸体,无论是心理、生理还是视觉感官上,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要放弃过,“别人可以,我也一定能行!”,我强忍着呕意,坚持着将尸体检验完毕。转眼间工作八年了,经历过高坠、溺死、缢死、烧死、高腐、碎尸等各类现场,凭借着对党的忠诚信念,对工作的无限热爱以及同志们的关心帮助,我成功战胜了自己,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也渐渐有了之前老技术员们的从容淡定。

不理解

2015年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一死一伤。当时我还在哺乳期,但警情就是命令,我必须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因为案情重大,我们连夜对尸体进行了解剖,并且对现场进行了反复勘查。经过现场重建、犯罪嫌疑人的刻画及调查走访等一系列工作,最终案件成功告破。可是,在办理这起历时100多天案子时,我的孩子还不满周岁,每天早出晚归,根本没有时间给孩子喂奶,我只能强忍着胀痛,实在受不了了,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奶挤出去。案子还没破,奶水却早早地憋回去了。婆婆心疼地埋怨:“瞧你干的这份儿工作,自己忙不说,还让孩子跟着遭罪,你说你这是何苦啊!”

韩颖和同事在勘查现场。 韩颖 供图

望着半梦半醒,使劲儿往怀里扎着,想要吃奶的孩子,我的心,都碎了。怀孕期间,担心孩子害怕,我每次面对尸体之前,都会把有警徽的工作牌放到肚子前面,默默地对宝宝说“不要怕,警察保护你”。我知道我这种坚持对不起家庭,对不起孩子,但是,我不仅是我孩子的妈妈,我还是一名法医、一名人民警察,我得对得起身上的警服、头上的警徽!除了家人的埋怨和不理解,工作中,我们还会经常遇到家属的不理解,甚至强烈反对。

韩颖写下青春宣言。 长城网记者 廉明坤 摄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 案子,是夫妻俩吵架,男的给了女的一个耳光,女的倒地就没了呼吸,经120急救证实已经死亡后报了警。为明确死因,我们决定对尸体进行解剖。可是在跟他们的儿子交涉时,他疯了似的,一下子扑在妈妈的身上,哭喊着:“不,你们不能解剖妈妈!妈妈不在了,爸爸也被你们抓走了,我已经没有家了,我不要妈妈再被解剖!你们知道吗,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可是我再也不能过生日了,因为我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忌日啊……”

我们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也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但是,查明死因不仅是我们的职责,对你也是一个交代啊,你也不想妈妈死得不明不白,对吧?”经过耐心细致地劝说,他终于同意解剖。经解剖发现,由于死者被打的时候头部猛地转动,造成基底动脉环处断裂致死。死者丈夫也因此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那一次,我缝合地异常仔细,当儿子看到妈妈别无异样的模样后,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不后退

大家都知道干刑警危险,然而法医工作同样也是高危职业。例如有的犯罪分子为了报复警察,会在犯罪现场埋下爆炸物;在尸检过程中,尸体如果有烈性传染病,我们更有被感染的风险,但是我绝不后退,我要坚守“为死者言、为生者权”的承诺!

还死者以真相,让正义可伸张,这就是我们一直坚守在法医岗位的价值。让尸体“说话”,揭穿事实真相,为案件侦查提供真实方向,为定罪量刑提供准确依据,不偏不倚,不枉不纵,是法医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青春有Young》演播室中,韩颖动情演讲。长城网记者 廉明坤 摄

作为一名新时代青年警察,我将时刻牢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十六字总要求,在绚烂的青春年华中努力奋斗,为人民破案、让物证开口,更好担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我也会一如既往,坚守“为死者言、为生者权”的承诺!正如法医秦明所说: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惟愿天下太平!

总策划:王悦路

策划: 张妍 闫玲 姜薇

编导:陈学涛 王璇 寇瑄 孙泽恒

主持:曹青

摄像:张树青 张博 刘超 刘亚欧 田正 金鑫 韩晓宇

视频:郑皓天 廉明坤

文字:陈学涛

灯光:林翔

音频:吴思琪

视觉:张博纳

摄影:廉明坤

编辑:任海弟

本文来自【长城网】,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