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着雨的山林里,90后女法医开棺验尸,取出22年前的遗骨解开死亡密码

(在法医室内,冯雪英正在开展检验工作。)

很多人想不到,冯雪英这个看起来瘦瘦的江苏姑娘,心理承受能力强过诸多壮汉——她是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法医,面对死者尸体是常事。即使在更恶劣的勘查环境中,她心里也没有恐惧,而是致力于从细微末节中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虽然参加工作才4年多,但她却已参与勘查各类重特大案(事)件300余起,凭借过硬的业务能力,在湖南省第二届刑事技术职业技能竞赛中荣获个人一等奖。为生者权、为逝者言,她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及一名人民警察的初心和使命,作为即将出席省第十二次党代会的一名党代表,她更懂得肩上责任之重。

冒雨勘验尸骨,“挖出”命案积案证据

11月22日,在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法医室内,冯雪英正在对现场勘查提取的组织进行病理组织学检验。作为法医,她的工作地点随时都可能变换,案件发生后,哪怕是深夜凌晨,她也必须迅速出发,所需勘查的现场可能在街巷民房,也可能在山野之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天气、环境等各方面因素影响,现场的情况可能会有变化,所以时效非常关键。”冯雪英说,一旦接到勘查任务,自己和同事不论多晚都会加班加点来做,因为勘查结果出来得越早,越能尽快推动案件的侦破。

在“云剑-2020”命案积案攻坚战中,冯雪英和同事们针对长沙市每一起未破命案,从卷宗的查漏补缺,到物证的清理检验、案发现场的实地复勘,他们一一细查,在多起命案积案的侦破中起到关键作用。

2020年9月,针对一起命案积案,她前往浏阳市某村山林进行开棺验尸。死者于1998年死亡,22年过去,尸体已完全白骨化。当时,骨骼完全散落,他们冒着雨,把骨骼提取出来拼凑还原,确保没有一片遗落,再仔细检验每一片骨骼的可疑痕迹。

“最后,我们在死者的颅骨上发现损伤痕迹。”冯雪英说,通过对损伤痕迹特征和形态的仔细观察及推敲,他们推断出致伤工具的特点,还原死者的受伤过程,为该案件证据链的完善及刑事诉讼起到了重要作用。

“专注力都放在查找线索上,根本不会怕”

在大多数人眼中,法医这个职业虽看起来神圣,但却需要克服诸多心理障碍才敢去从事。1991年出生的冯雪英,从小就在心里埋下了法医梦。

“小时候看《法医宋慈》《鉴证实录》那些电视剧,就觉得当法医很酷!”冯雪英说,之所以觉得这个职业酷,是因为法医能够凭借自己细致的观察、分析抽丝剥茧,为案件侦破提供客观证据,维护公平正义、打击犯罪。

高考毕业填志愿时,她在志愿表上全部填了法医学类专业。2017年7月,她从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法医学系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长沙市公安局从事法医工作至今。

面对各类案发现场甚至高腐尸体,心里会有恐惧感吗?冯雪英答道:“勘查时,自己自然而然地会把这当成一门科学的工作,专注力都放在查找线索上,就根本不会怕了。”

冯雪英至今记得,自己参加工作后第一次独立勘查的现场情况,当时是一起窒息死亡案(事)件。“我在学校里学习时只需要勘验尸体,但在工作之中,我不仅需要勘查现场,综合各方面情况给出结论,还要与死者家属耐心沟通。”冯雪英勘查之后,排除了刑事案件可能性,也仔细全面地回答了家属们的疑问,“当时参与的虽然不是大案,但却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所做的事是有价值的,为生者权、为逝者言。”

在全省刑事技术竞赛中,夺得一等奖

“你别看她工作年头不长,平时性格也很活泼,投入到工作当中时,极为严谨、心细如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大学痕迹民警陈洁说,如今,冯雪英已是同事们公认的行家里手。

这4年多以来,冯雪英参与勘查各类重特大案(事)件300余起,参与法医损伤程度鉴定600余起,立足法医专业技术,在一大批疑难案件侦办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她还不断拓展长沙市法医专业技术服务领域,开展组织病理学及水中尸体硅藻检验,参与建立了湖南省公安机关唯一的法医组织病理学实验室,该实验室获评全国公安机关重点司法鉴定实验室。

去年11月,冯雪英与同事代表长沙市公安局参加湖南省第二届刑事技术职业技能竞赛,夺得团体一等奖,冯雪英个人也荣获个人一等奖。由于工作突出,她被授予“湖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即将召开,我能当选党代表,既是一种荣幸,更是一份责任。”冯雪英说,自己将继续不畏艰难,立足于刑事科学技术打击违法犯罪,守护公平正义。

来源: 长沙晚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