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纪实|法医档案

欢迎大家阅读“景德镇南河公安”头条号。如果您喜欢本头条号发布的文章,还可点击左上角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任何微小的事物都可能帮助法医推断案件的真相”

硅藻,一个必须用显微镜才能看到的单细胞生物,却能在溺亡案件中大显身手。

2010年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法医王敏江接到单位电话,让她立刻赶往黄陂区的一家医院。电话里提到,一位溺水少女被送到医院,已经死亡,但从尸体特征来看,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意外事件。

受害人是一位15岁的女孩,下午5点钟和家里人发生矛盾,然后就出门了,一直到晚上十点钟都没回来,家里面就出去找,在不远的大坝的位置找到女孩,女孩已经死亡。

王敏江,从事法医工作十余年,尤其擅长犯罪嫌疑人刻画。她首先对尸体进行了尸表检查,尸体面部青紫肿胀,眼结膜有针尖状的出血点,口腔内黏膜也有损伤,颈部也有很多的出血点,胸部的损伤主要集中在乳房部,伴有表皮脱落,皮下出血,乳头周围可以看到条状的擦挫伤,身体的其他部位没看到明显的开放性损伤,从尸表的检验来看,这个女孩生前遭受过捂口、掐颈,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起他杀的案件,死前可能受到了性侵犯。

在尸体被运走之后,王敏江和其他刑侦人员一同赶到发现受害人的水库,勘察人员在水边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串脱落的珠子,在大坝的另一边又发现了一副眼镜和一只鞋,经受害人的父母辨认,这些都是小女孩生前穿戴过的。

同时,王法医也有重大发现:在一处土地泥土上有新鲜翻动过的痕迹,草有成趟的倒伏,旁边还有拖拽的痕迹,同时办案人员还在倒伏的草叶上发现了几缕脱落的纤维,但是办案人员并不能确定这些脱落的纤维是否与本案有关。

在对死者的家属进行走访调查的时候,侦查人员同样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被害人因为成绩不好被家人说了几句之后,赌气出去玩,到了晚饭的时候还没回来,她的家人就到处找。家人在沿着水库找的时候,听到山上有一个男子的声音,说你们要找的那个女孩,在那个角落里。在那个角落里,果然找到了女孩,当时女孩已经浮在水面上。

藏在树林里的人是谁,他怎么知道被害人所在的位置,他究竟是犯罪嫌疑人还是目击者?当时家属只顾着找人,根本没去考虑是谁这么喊,找到这个隐藏在树林里的人,成了破案的关键。然而,经过一番走访,侦查人员并没有找到这个人。而另一组调查走访的人了解到,被害人的父亲是一个重要项目的负责人,掌握着一大笔资金的投资决策权,社会关系很复杂,因此有人怀疑此案是蓄意报复杀人。

虽然确认了报复杀人的侦破方向,但是身为法医的王敏江却从死者身上读到了不一样的信息。王敏江认为,这个小女孩出门是一个临时性的行为,并不是她每天都在这个点出去,凶手应该是临时起意,报复杀人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第二点报复杀人的时候作案人一般都携带了作案工具,打斗的时候就会在受害人的身上留下工具性损伤的痕迹,这个案子在小女孩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的工具性损伤的痕迹,综合分析,这个案子不符合报复杀人的特征。

走访调查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案件陷入僵局。凶手到底是谁,他为何要将女孩残忍的杀害?此时,想要找出真凶,法医必须通过专业严谨的法医学知识,让尸体开口说话,揭开案件真相。

“口腔粘膜出血,气管里有一点泥沙,阴道有出血,内侧有表皮擦伤”在涉及到强奸猥亵的案件中,通常会在受害者的阴道内遗留下嫌疑人的精液,通过精液当中的DNA可以锁定犯罪嫌疑人,而精斑预实验的作用,就是判断检材中是否含有精液。精斑预实验主要通过检测试纸来进行,如果是阳性则显示两条红线,如果是阴性则显示一条红线。

技术人员对死者阴道内的提取物进行了检测,然而从中并没有发现精液的成分。

对于这一结果,法医产生了疑问,因为这个女孩阴道的内侧壁损伤都比较严重,有可能是手指抓挠形成的,根据她身上的损伤,臀上部有损伤,双臀的下部没有损伤,说明裤子只拉到了一半,按照这个情况来说,双方的性器官很难直接接触,这个人可能没有进行常规意义的性侵犯,法医推断那个人可能有性功能障碍。

法医提供的这一线索,让案件有了新的方向,刑侦人员很快缩小了搜寻范围,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有偷窥史、骚扰妇女史等不良行为的人群,很快,案件有了新的线索。

警方在走访村民的时候,有一个20多岁的孙姓小女孩向警方反映,在案发当天下午两三点钟的样子,她一个人沿着水库小路走的时候,来了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1.70的样子,很瘦,头发自然的黄,好像是枯萎的那个样子。那个男子发现这个孙姓女孩后,他就上去搂抱她,亲吻她,试图对她性侵,但由于女孩身形魁梧,最终将男子甩开,但是慌乱之中,男子的面貌女孩没看清,只是看到对方穿着一条七分牛仔裤,裤边有很多碎须,上衣是白色,讲话时本地口音。

如果孙姓女孩的话可信,那么从下午两三点直到小女孩的尸体被发现,中间的七八个小时,嫌疑人都在附近活动,又是本地口音,那么他很可能就是附近的村民。但很快问题来了,有村民说这个孙姓女孩精神有问题,她的话不能信,这真是让侦查人员哭笑不得。女孩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犯罪嫌疑人到底是不是附近的村民呢?

这时,女孩的哥哥说,女孩平时一直在吃药,病情比较稳定,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将女孩提供的信息和法医之前的推断相结合,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越来越明了了。

20岁左右年轻小伙,附近的村民,身形较小,着蓝色七分牛仔裤,有心理疾病或性功能障碍。

有了这些信息后,侦察小组开始有针对性的排查,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侦查人员以计划生育的名义进行了走访。很快,侦查人员发现一个叫张民进的男子身高、年龄、体貌都与之前刻画的嫌疑人很相似,而且这个张某喜欢看黄色录像带,还偷窥过妇女洗澡。当警方来到张某家里的时候,张某到街上玩游戏去了,警方在和他父母聊天的时候,在他家里发现了一条七分牛仔裤,底下有须子,和目击证人讲的完全一致,这样一来张民进有了重大嫌疑。

在与张民进父母的聊天中得知,张民进从小发育迟滞,有性功能障碍,而且经常接触淫秽内容,有性暴力倾向,警方决定对张民进进行控制。

张某到案后,警方立即对他进行审讯,但张某百般抵赖,通过对张某作案时间的审讯,他无法自圆其说,法医对张某的身体进行检查,发现张某的手上以及大腿内侧有新鲜的抓痕,张某也无法交代是怎么形成的。

据张民进交代,案发当天他在水库附近玩,正好碰上受害人,他提出要和受害人交朋友,遭受害人拒绝,一怒之下,张某将受害人掐晕,对其进行了猥亵,这些口供也印证了法医之前的推断,但犯罪嫌疑人之后的供述,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怀疑,张某承认了猥亵的事实,但他不承认杀了人。

据张某讲述,被害人醒来后,怕再次受到侵害,就跑到水库边直接跳到水里躲避,下水不久就淹死了。而张某不会水,没有施救,躲在树林里,等人来救女孩时告诉他们地点。

然而侦查人员却从女孩家人的口中得知女孩熟悉水性,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被淹死,另外,案发现场既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熟悉水性的女孩为什么会葬身水中呢,张某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摆在办案人员面前的这个问题亟需解决,受害人到底是生前入水,还是死后抛尸入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兆介绍:“在生前溺水死亡的时候,常常会出现外部口鼻部蕈形泡沫,还有尸斑浅淡,有的尸体手中还抓有泥沙等水中物体这些迹象,内部解剖的时候还可以检查到水性肺气肿。”

法医在对小女孩尸检的时候,发现小女孩气管有少量泥沙,双侧肺部可以看到明显的肿胀,按压肺部表面有揉面感,法医推断小女孩是生前入水死亡的。

为了判断推断的准确性,警方联系了武汉市同济医学院的法医学教授周亦武做了一个实验。

硅藻,又被称为矽藻,是一种水中常见的单细胞生物,有一些硅藻微小,且具有由硅酸盐构成的细胞壁,不仅能抗强酸腐蚀,且能通过肺部毛细血管进入人体大循环达到全身脏器。法医通过解剖检查死者的肺脏、肝脏、肾脏里面有没有硅藻,如果查到硅藻的话说明死者在入水的时候,还存在血液循环,由此可以断定是属于生前入水,如果在这些脏器中没有发现硅藻的话,就有可能是死后抛尸入水。

之前法医就提取了死者的一部分肺、肝脏、肾脏,并做了防污染处理,将这些检材经过高温烧灼、强酸腐蚀等一系列处理后会完全碳化,而硅藻却因为有耐高温、抗强酸腐蚀的细胞壁的保护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

硅藻实验在死者的肺、肝脏、肾脏都发现了和水样中一样的硅藻,这表明尸体是生前入水的。难道真如犯罪嫌疑人所说,女孩是自己慌不择路跑入水中的吗,水库边的那条拖痕又怎么解释呢?

作为执法人员,不光要为被害人讨回公道,还要找到事情真相,不能让凶手逃过法律制裁,同样,也不能让犯罪嫌疑人遭受冤屈。

侦查人员找到了女孩被害时穿的衣服和袜子,并在上面提取了纤维,并与法医之前在现场找到的纤维做了同一性认定实验,这个实验成为判断死者真正死因的关键。

实验结果表明,女孩当天所穿的袜子与拖痕上的纤维一致,再综合其他证据分析 ,那条拖痕是案发当晚,嫌疑人拖拽被害人时形成的。

至此,真相大白。面对确凿的证据,嫌疑人不再有任何狡辩的余地。最终,嫌疑人交代,案发当晚被害人曾两次昏迷,第二次昏迷后,凶手紧张之中以为被害人已经死亡,就决定抛尸。入水后女孩醒了过来,但原本水性不错的女孩,由于体力不支葬身水中。

(来源:央视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