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法医”24年的坚守: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一双妙手,只为沉冤昭雪;满怀仁心,唯愿百姓平安。”这是一名法医的内心写照。凶杀身亡、分尸惨案、溺水腐尸……24年来,死亡现场都有他忙碌的身影,用解剖刀、蓝光灯破译“死亡密码”。为生者权、为死者言,让尸体“说话”、给死者伸冤,51岁的刘合建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一位老法医的坚守。

一个“重口味”的职业

在许多侦探电视剧和电影中,法医的形象总是一身白大褂,或是在实验室中摆弄各种器皿,或是在凶杀案现场勘察,或是在尸体上寻找破案线索。对于观众们来说,法医是一个神秘的职业,但法医同样是一个“重口味”的行当。

工作中免不了与尸体打交道,凶杀、血腥、腐臭……各种“重口味”场面轮流上演,这样的工作刘合建一干就是24年。从1997年刚参加公安工作的小鲜肉,到历练成火眼金睛的“老师傅”,他破译了一个又一个“死亡密码”。如今身为荣昌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警务技术一级主管的刘合建,在工作中他始终坚持刑侦破案、技术先行原则,每当有涉及法医技术的案件发生,他都会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与同事密切配合,仔细勘验现场、检验尸体,为案件定性、尸体检验、案件侦破提供大量详实有效的证据,使得荣昌警方命案侦破率大幅提升,连续15年达到100%侦破。

24年来,刘合建参与了各类伤害、命案、因病自然死亡等现场勘验、法医物证检验鉴定工作,直接参与出勘各类涉尸体现场2100余件,尸体检验鉴定2000余具,解剖各类尸体420具,为侦查破案指明方向,为刑事诉讼提供有力证据。

一枚鞋印侦破凶杀案

“做法医,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细之又细,在蛛丝马迹中挖掘线索,还原真相。”这是刘合建经常挂在嘴边的话。2016年,刘合建通过一枚血鞋印迅速锁定“双杀案”嫌疑人,仅2小时便破获一起重大命案。

2016年5月,荣昌区广顺街道胡某、张某2人在家中被杀。接报后,刘合建与同事立即赶赴现场。在现场勘查中,刘合建发现死者胡某尸体旁有一枚血鞋印,朝向卧室衣柜方向,衣柜门呈打开状、门上遗留血指印,分析嫌疑人可能杀人后鞋上粘血、并在衣柜内翻找钱物。

刘合建根据血鞋印的花纹特征准确判断出是解放鞋的鞋印。随后,警犬技术员提供线索:附近一名在田间挖地群众看到警犬后神色慌张并逃离。刘合建立即赶到田间勘查,仔细对比后发现数枚与案发现场血鞋印特征一致的鞋印,他立即将这一重大发现向专案组汇报,专案组民警据此将嫌疑人抓获,该起命案仅2小时便迅速侦破。

一位法医24年的坚守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刘合建主动担当、不惧风险,始终冲锋战斗在最危险的“死亡现场”。疫情期间,面对新冠肺炎传染潜在风险源,刘合建迎难而上,先后10余次到场勘查尸体,查明死者死亡原因。

刘合建今年51岁,24年的法医生涯,几乎占去了他的一半人生。刘合建的身影,时而在案发现场,时而在解剖台,时而在实验室。每一个岗位他都坚守初心、履责担当。“检验、解剖尸体2000余具,活体检验鉴定1000余人次,出具各类检验鉴定文书1500余份,从未发生一例被检法部门作为非法证据排除或被上级变更鉴定结论等问题”,这是一份凝聚着汗水的满分答卷,也是对他精耕破译“死亡密码”工匠精神的生动诠释。

“解剖刀虽然是薄薄的,但分量却是沉沉的。虽然法医工作辛苦,但能揭开事实真相,让犯罪分子无所遁形,让沉冤的被害人昭雪,让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刘合建说,在今后的工作中,他将继续坚守岗位,在重重迷雾中寻找蛛丝马迹,在点点悬疑间还原案件的真相,为案件侦破、定罪量刑提供准确依据。

人物介绍:

刘合建,男,1970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1997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现任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警务技术一级主管。刘合建先后获得三等功2次,并被授予“重庆市优秀人民警察”“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棠城工匠”等荣誉称号,2018年,被聘为“重庆市公安局第一批刑事技术专业人才”。

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

来源: 重庆晚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