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法医?27岁华西在读博士给你介绍这个充满悬疑的领域

在法医行业,最为公众熟知的人物莫过于法医秦明,他所创作的系列小说和改编的电视剧,早就俘虏了大帮“探案”粉丝。刚刚过去的世界读书日,他还直播“探案”,吸引了数十万人的围观。

国内法医学专业排名首屈一指的四川大学,也有一个用四川话科普的“法医秦明”。27岁的占梦军是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的在读博士生,他用业余时间通过公众号向公众介绍这个充满悬疑的领域。

“今天我就悄咪咪和你们谈一哈啥子是法医……”“再次为法医朋友们正名,是法医师,不是法师……”用四川话包装出的科普文章,讲述关于“尸体会说话”的那些事儿。

啥是法医?27岁华西在读博士给你介绍这个充满悬疑的领域

▲占梦军正在解剖台上准备取材制作切片

朋友眼里他是个“话痨”

会根据伤口形状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

占梦军戴着眼镜,看起来是20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不过,在法医学专业待了9年,他有着比同龄人更为细致的观察和缜密的思维。

他会通过观察器官内残留的硅藻类物质数量,判断溺水案件中受害人是在水中溺死,还是被杀害后抛尸水中。他还会通过观察伤口形状、拖刀痕等特征来判断割腕案件中的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通常情况下,他的工作环境并没有电视剧里那样高大上,需要野外工作时,“上山挖坟”也是必须的。

朋友眼里的占梦军是个“话痨”,谈论起自己的工作便滔滔不绝,在华西法医鉴定中心接触案件时间长了,他干脆自己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把自己平时的所思所想发在上面。占梦军说,最初想搭建一个业内人士交流的小众平台,发布司法部最新政策,探讨国际前沿研究进展。后来公众号的粉丝列表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律师和当事人,留言区被关于司法鉴定的咨询占领,占梦军开始注意兼顾“外行人”,现在公众号里的很多科普文章甚至已经开始用四川话表达。

“尸体会说话”是占梦军的口头禅,事实上在他看来,这也是尸体解剖检验的目的。

占梦军曾在几年前参与过一起案件的侦破。四川某地公园内有两名男子死于车中,呈睡眠状态,当时汽车密闭且空调开启暖气,现场没有留下打斗痕迹。由于警方没有提取到现场其他人留下的痕迹,所以初步判定为使用空调不当,导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后来尸体在华西法医鉴定中心进行检验,在死者胃肠道发现安眠药成分,警方随即重启案件调查,转变侦查方向,真相终于大白。

啥是法医?27岁华西在读博士给你介绍这个充满悬疑的领域

▲占梦军正在用显微镜观察病理切片

“见活人比见尸体多”

更多的科普针对民事案件

关注占梦军的公众号就会发现,电视剧里那样悬疑又惊险的案例并不是常态。更多时候,占梦军的科普是针对民事案件的。

“法医平时见到的活人远多于尸体。”占梦军认为,自己的公众号和“法医秦明”的最大区别在于内容,“法医秦明”注重剧情创作和场景虚构,以满足读者对案件和职业的好奇心理,按剧情发展更新章节。但现实中并没有这么多刑事案件。有意思的是,占梦军身边有很多法医朋友关注了法医秦明,有的朋友一年到头也没碰到一起刑事案件。随着社会治安改善,法医工作在日常中遇到的大多是非正常死亡和民事纠纷。

这是法医发挥作用的又一片领域。占梦军解释,他曾遇到这样一起民事案件。当事人掉了三颗牙齿,坚持认为是对方殴打所致,但对方却咬定是撕咬导致的牙齿脱落。这时法医需要观察牙齿脱落的方向,进而判定是撕咬还是殴打。

又比如,一些“黑户”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户口,他们在发生了民事甚至刑事纠纷比如打架斗殴后,不能依据当事人年龄判断责任,公安部门会委托法医根据骨龄鉴定当事人年龄。

“从这些角度看,法医在维护案件判决和责任划分的公平性上起着关键性作用。”占梦军表示。

指导受害者

根据身体淤青面积判断是否构成轻伤

去年以来,一些家暴事件引起了公众的讨论和关注,平时做法医鉴定时,占梦军也经常遇到家庭纠纷导致的虐待、家暴甚至性侵案件,不少当事人羞于报案,传统的观念不仅让她们自身遭受一次又一次伤害,还延误了最佳鉴定时机,造成法理上的不利地位。

因此,他的公众号除了有政策发布、鉴定技术和学术研究进展,还非常关注社会热点,紧追热门话题,提供专业看法和指导。比如,他会科普家暴的认定标准,教会受害人如何通过身体的淤青面积来判断软组织损伤是否已构成轻伤。

今年4月,一篇提到泰国新冠肺炎尸体将病毒传染给法医的文章发布在某国际知名法医学杂志上,占梦军浏览到这篇文章后就着手翻译,并发布在自己的法医鉴定平台公众号,关于文章中提到病毒“起源于中国”,占梦军暂时将其翻译为“最初在中国爆发”,并立即致信杂志提出反驳。杂志收到来信后表示会要求作者更正,在4月末原作者勘误并致歉。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一个礼拜,“挽回的不仅仅是一句措辞,还有对国内医务工作者辛勤付出的肯定。”在占梦军看来,这也是法医人的责任感。

5月6日,全省高校陆续复学复课,校园里又要热闹起来。不过,占梦军早在4月初就返校忙着做课题。他一直很想做视频来扩大科普版图,但是由于一个人精力不足,又不是很熟悉剪辑,还没有开始。“心脏取材的教学现在很多学生都不会了,如果做视频的话会方便传授。”占梦军说,未来如果通过短视频或直播来传播,也会兼顾业内交流和大众科普。

来源:红星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