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工作期间,急性腹痛,直肠镜检,终于还是等来一个坏消息——直肠癌!

从警22年,断案验尸近600具,活体损伤法医鉴定超1000例,均无一差错;可这次,已经52岁的山西省吕梁市岚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警务技术二级主管赵志鹏,突然慌了。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2017年2月22日,对于赵志鹏及其家人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作为全局唯一具有法医物证司法鉴定资质的民警,赵志鹏患病的消息,同样让全局民警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直肠癌根治手术虽然很顺利,可赵志鹏却要用余生和腹部的造口袋“过一辈子”。那是一个用于储蓄人体粪便的容器物,虽没有死尸可怕,却是个十分难缠的家伙,必须24小时随身携带,需要别人辅助清理,对生活极为不便,何谈继续工作?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术后半年,那个身高一米八三、神采奕奕的赵志鹏回来了!他和以前一样,凭借精湛的专业技能,积极服务于各类案件侦办工作;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多了个形影不离的伴侣——一直深爱他的妻子,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老嫂子”的岚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编外警力”。

从懂点医就行,逐步成为行业权威

他的25年从警生涯每一步都很踏实

“志鹏,有个去县城上班的机会,有兴趣没?”1995年8月,还在岚县大蛇头乡镇卫生院工作的赵志鹏,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兴奋了。农村出身的他,做梦都想去城里上班。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所谓的机会竟是去公安局当一名法医。

法医,古代被称为令史、仵作,在常人眼中,就是和尸体打交道,不仅听起来不吉利,工作更是异常艰辛。彼时,岚县公安局急缺法医,很多刑事技术工作都因为缺乏专业技术人才而不得不耽搁甚至停滞。岚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迅速在全县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遴选,只要懂点医,就可以参与竞争。几经考虑后,赵志鹏主动请缨,经过严格考察,顺利被组织上调派至岚县公安局。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虽然我是学医的,掌握一些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知识,可现代法医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回想当年入警之后的点滴往事,赵志鹏感触良多。

作为一名刑事技术人员、一名合格的现代法医,赵志鹏还必须掌握相关的刑事科学技术、司法鉴定技术,必须按照法律法规和行业操作规范,利用各种技术或手段,在重要的时间节点内,通过公对公调查,公对公取证,进行现场医学勘察、医疗跟踪取证、伤情的活体医学检查观察、尸体解剖、症状分析、测试比对、观察审讯、遗物鉴定、调取监控、特殊查体等。

这是一项极其艰难的挑战,也是一份光荣而神圣的职责使命。

为了尽快适应工作,在局党委的支持下,赵志鹏专门赴太原市公安局进行了为期半年的跟班学习,抽出全部业余时间,恶补各类专业技术知识。他还积极向同行、同事们学习,尽可能多地参与各类案件的侦办过程,最大限度地提升实战经验。

1997年11月24日,岚县梁家庄乡后郭家庄村发生一起特大投毒案,多名群众在午饭后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在送医抢救途中,3名群众不幸死亡。

作为全县有史以来的首起特大投毒案,岚县警方投入了大量警力,全力以赴展开侦查。在案发现场,赵志鹏和同事先后从受害群众家中提取呕吐物、泔水、咸菜等20余种涉案物证。在上级公安机关的大力指导下,赵志鹏连夜进行了检验检材,迅速确定了毒物种类,为医院抢救危重病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来不及片刻休息,赵志鹏和同事对受害人尸体进行了解剖检验,从他们的胃、胃内容物和肝脏中检中有机磷农药1605成份。办案民警根据前期侦查情况,结合法医提供的可靠线索,迅速锁定、抓捕了犯罪嫌疑人袁某旺。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袁某旺在案发一周后最终认罪。

“法医工作者要主动在现场勘查、技术难题的解决和微量物证的提取鉴定上发挥自己的特长,充分发扬吃苦耐劳、连续作战的优良传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充分发挥现代科学技术的作用,为侦查破案提供重要线索和科学依据。”1999年,在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组织的首届全国物证鉴定技术破案研讨会上,赵志鹏应邀发言并分享了自己的工作体会。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多年来,刻苦钻研的赵志鹏,先后撰写了9篇论文,被第一届至第五届全国物证鉴定技术破案研讨会收录,多次受到了省、市、县的表彰奖励。

无论酷暑严寒,最先赶赴案发现场

他不断还原事实真相捍卫公平正义

五加二、白加黑,24小时待命,365天随时准备工作,这就是赵志鹏的工作状态。无论酷暑严寒,最先赶赴案发现场的,一定包括赵志鹏,这就是一名法医的日常。

2013年6月下旬的一天中午,上明乡寨子村村民尹某某(幼女)外出玩耍时失踪。经家属和民警多方寻找,一直未果。当年7月1日,民警在该乡某玉米地内发现了尹某的尸体。通过现场勘查,赵志鹏发现,该尸体旁边有可疑足迹。当时,天气阴沉,下着零星小雨,赵志鹏和同事们抓紧时间对可疑足迹进行了固定,并用石膏模型提取,随后将尸体抬到玉米地的空地边准备解剖检验。

彼时正值盛夏,尸体被发现时,已经长达数天,高度腐烂,且爬满了各种蛆虫和苍蝇。为了便于尸检,民警们临时用塑料布搭建了一个小棚。此时,天公不作美,瞬间狂风大作、暴雨如注,赵志鹏拼尽全力将小棚撑好,自己却被淋成落汤鸡。大雨过后,赵志鹏赶紧进行了尸检,及时为案件侦办提供了可靠的线索,犯罪嫌疑人最终落入法网。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类似这样的工作场景,赵志鹏经历的太多了。夏天要忍受酷暑和蚊虫叮咬,冬天要经受严寒和风雪肆虐,无论是在荒郊野地,还是在冰冷的停尸间,他都必须直面尸体,独自寻找死亡密码。尽管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每当自己用科学的方法不断还原真相,捍卫人间公平正义时,赵志鹏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种感觉是其他事情不能给的。所以,他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除了负责刑事案件的尸检,赵志鹏还承担着人身损伤程度鉴定、损伤与疾病关系评定、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程度评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评定、劳动能力评定、活体年龄鉴定、性功能鉴定、诈病(伤)及造作病(伤)鉴定、致伤物和致伤方式推断等法医临床鉴定工作。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很多时候,总有一方当事人对我的鉴定结果提出质疑,甚至诬告我收了另一方的好处,堵在单位门口辱骂、威胁我,其目的无非是想要把损伤的严重程度拔高或降低,从而争取或减少更大的经济利益。”赵志鹏坦言,法医临床鉴定,依据的是法医临床学的理论和技术,有着严格的操作流程,并非凭借个人好恶。被群众误解和诬告,是他最寒心的事儿。

“公道自在人心,我愿意为自己出具的每一例活体损伤法医鉴定终身负责。”赵志鹏坚定地说。

曾经聚少离多,如今夫妻形影不离

他最坚强的后盾还是那个深爱的她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个子高、长得帅,人很实在,所以就认定他了。”尽管结婚30年了,赵志鹏的妻子依旧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

出身寒门的赵志鹏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1990年,两人结婚后,在妻子的鼓励和资助下,赵志鹏在山西省职工医学院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脱产学习。2003年,因为丈母娘做手术,赵志鹏的妻子和孩子前往太原居住。随后很长一段时间,赵志鹏便经常在太原和岚县两地奔波。因为在县城没有住房,赵志鹏常年吃住在单位,遇上重大突发案事件,经常十天半个月回不了家,家中的柴米油盐、孩子的生活起居、亲戚间的人情往来,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妻子身上。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当了警察的妻子,就得习惯于聚少离多。我曾经计算过,最少的一年,我们夫妻见面的时间,满打满算,仅有86天。”赵志鹏的妻子打趣地说,丈夫平时就是个工作狂,有案子、出现场的时候,更是连手机也打不通,经常无缘无故就失联了,害的每次见面,她都心疼的舍不得吵架拌嘴。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2017年1月,赵志鹏的妻子突发胆结石。住院期间,赵志鹏仅回去了一趟,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之后,都没来及多待一会,便匆匆返回岚县办案。

2017年1月26日,岚县发生了一起一死一伤的重大交通事故,赵志鹏被紧急叫到事故现场。在进行现场勘验中,赵志鹏腹部突然阵痛,但他坚持做完了手头的工作,直到次日,才拖着疲倦的身躯返回太原家中,此时已是除夕深夜。

春节过后,刚刚出院尚未完全恢复的妻子实在放心不下,生拉硬拽着赵志鹏前往医院进行检查。2017年2月22日,赵志鹏被确诊为直肠癌并进行了手术。

同为医生,赵志鹏非常清楚自己的病情。这一次,他破天荒地向单位请了个长假。顺利手术后,赵志鹏一边化疗、配合治疗,一边利用手机帮助同事处理工作,遇到急难险重的活儿,单位都会派专人去医院找赵志鹏帮忙处理。在为期半年的治疗康复过程中,他的妻子一直陪伴在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赵志鹏的起居生活。

“老赵是我们局里数一数二的刑事技术人才,我们很心疼他的身体,可局里的工作离不开他呀。”

“我们刑侦大队技术中队能够处理一些常规案件,可真要碰上‘硬茬子’,还得我师傅出马。”

“赵队是我们的老大哥,他真的是太敬业、太拼了,可苦了我们的老嫂子了。”

领导在期盼,同事有希冀,战友在呼唤,形形色色的案件也在无形中用一种魔力,吸引着病床上的赵志鹏赶紧回来。

断案验尸近600具,法医鉴定超1000例!52岁的他却确诊了直肠癌

“为生者权,为死者言,这是一名法医的职业信念,也是一名人民警察的神圣使命。只要有力气,我想在毕生挚爱的岗位上,再多干一点,再多干一会。”年过半百的赵志鹏壮心不已,迫不及待地返回单位,继续战斗在刑事技术最前沿。

“以前老是抱怨聚少离多,现在整天形影不离,也说不出该不该高兴。最起码,他还可以继续干自己喜欢的工作,而我,也满足了多年团聚的夙愿。”望着丈夫忙碌的背影,赵志鹏的妻子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